国别投资年报

专注全球138个重点国家和地区营商环境和投资风险的国别研究产品。报告集纳新华社驻在国记者独家分析及调研成果,由国别分析师从政治、安全、经济、法律、其他经营风险等5个维度分析企业海外投资面临的风险,引入风险案例为投资者提供经验启示,并通过投资便利度、贸易便利度、商业活力、金融环境、基础设施与物流产业链、劳工政策、知识产权、科技环境等8个维度对目标国营商环境进行全景式扫描,为中国企业“走出去”在目标国投资提供实践指南和投资建议。

  • 加纳

    中国与加纳建交以来,两国政治经贸往来密切。两国于2018年签署“一带一路”合作文件。中国自2016年起已成为加纳第一大投资国,投资注册项目数量超过了美国和英国。并且中国已成为加纳第一大进口来源地和重要的贸易伙伴。中国对加纳在矿产、建筑、制造业等行业的投资项目数量不断增长,在金融、航空、农业、旅游业等领域的投资合作也不断推进。中国主要出口机电、纺织品、钢材到加纳,进口原油、锰矿、可可豆等。在加纳大力吸引外商投资的背景下,中国企业在加纳发展的前景广阔,但同时中企也应当对项目的法律风险、营运风险进行详尽分析,合理规避潜在风险带来的经济损失。

  • 尼泊尔

    尼泊尔实行以市场为导向的自由经济政策,对外合作开放的重点领域为:水电行业、公路和铁路等基建项目、农基领域、旅游等。尼投资委员会(IBN)在未来4年内(2021—2025年)促进该国实现1.18万亿卢比的投资。此外,IBN还计划以公私合作模式(PPP)投资7000亿卢比的项目。中企可关注尼泊尔的电力、基础设施等行业。

  • 加拿大

    近年来,中加双方直接投资规模不断扩大,投资多元化趋势也进一步凸显,投资领域不仅包括能源、矿产、金融、通讯、交通运输、制造业、贸易、林业、农业、餐饮服务等,也包括可再生能源、环保技术、生物制药等高新技术领域。基础设施开发、通讯技术研发、高端房地产和以风电为代表的新能源产业正在成为能源、矿产之外新的投资热点。此外,中加在智慧医疗、环保设备等领域也有一定的合作潜力。

  • 丹麦

    丹麦政府大力发展绿色产业,促进社会经济数字化发展。丹麦在航运、风能、农业食品、生物医药等领域处世界领先地位,也积累了大量研发人才和先进技术,有意到丹麦开展业务的企业,可考虑在这些领域进行投资。投资者可考虑在丹麦设立研发机构,利用丹麦丰富的人才资源;投资者也可抓住丹麦国内产业结构调整契机,与当地优势企业开展技术合作和产能合作,或开发丹麦国内新市场,或联合到第三国拓展新兴市场;此外,投资者还可与丹麦市场潜力大、创新能力强、竞争优势突出的中小型科技创新企业进行投资合作。

  • 保加利亚

    2020年,保加利亚与中国农产品贸易额达到1.5亿美元,同比增长46.2%。保政府致力推动两国农业和食品加工领域互利合作的倡议、联合项目和商业合作。由于政策保障到位,有机农业取得了重大进展。农业和食品加工部门在生产高附加值的优质产品以满足欧洲和全球市场多样化和日益增长的需求方面具有巨大潜力。

  • 阿尔巴尼亚

    中国企业进入阿尔巴尼亚市场时间不长,且面临激烈的竞争,但是凭借技术成本优势,在该国电信、矿产、机场、油田、城市交通等领域积累一定经验,并为阿财政税收以及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中企应充分把握中阿双边合作所带来的机遇,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及“17+1合作”机制的引领,结合自身实际,制定合适的短期和长期发展战略。

  • 莫桑比克

    受疫情反复、北部恐袭频发、安全风险走高、国际市场低迷等因素的影响,莫桑比克经济增速放缓至负增长水平。但该国在同期吸引了大量的外国资本,油气产业迎来大好前景。

  • 摩洛哥

    摩洛哥是中东和北非地区相对稳定的国家之一,与利比亚、阿尔及利亚和突尼斯等同行相比,摩洛哥作为北非的投资目的地具有独特的吸引力。摩洛哥政府欢迎外资进入,除磷酸盐等极少数战略产业外,所有行业均对投资者开放。摩洛哥政府制定了各领域的发展规划,如2020旅游远景规划、绿色摩洛哥计划、摩洛哥可再生能源发展战略和工业加速计划等。中国企业赴摩洛哥投资面临的法律和其他经营风险较高,需要引起中国企业警惕。

  • 土耳其

    就经济体量、经济实力、人口、面积等要素而言,土耳其是中东大国。但其金融系统十分脆弱,经济发展严重依赖外资,因而经济受政治环境和外交政策影响很大。同时,高通胀预期和土耳其里拉贬值趋势难以遏制,会提高企业投入的生产成本,并对土耳其宏观经济稳定不利。中土双边贸易及投资发展较快,两国除了在共同抗疫、共同对抗恐怖主义方面加强合作外,还将进一步深化5G、人工智能、大数据、数字经济等高新技术领域的合作。

  • 巴西

    在经历2020年的深度衰退之后,巴西经济2021年迎来恢复性增长,但增长的基础并不牢固,通胀与利率高企、政局动荡等问题拖累经济复苏步伐及投资前景,未来不确定性仍较高。2022年10月巴西将举行大选,左右翼政党竞争激烈,摩擦频繁,影响社会稳定。但对于外国投资者来说,巴西依然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重要新兴市场。2020-2021年,新冠疫情蔓延之下,中巴两国在多领域合作提速升级,中企扩大了在巴西的基建、新能源、农业等领域投资。未来,中方希望两国拓展在数字经济、低碳经济、智能农业、智慧城市、5G等新兴领域的合作。

  • 塞浦路斯

    塞浦路斯是地中海上的一个岛国,分裂为南北两部分。作为英联邦国家,塞保留了英国较为完备的法律体系。塞有大量的会计公司和金融公司,企业所得税为12.5%,金融、保险、服务及旅游业等较为发达。人口少,地域小,决定了塞浦路斯经济的高度脆弱性,其受世界经济波动的影响很大。受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1年塞经济复苏依然脆弱。塞致力于开发地中海油田,地缘政治风险较大。塞对华关系友好,并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中塞投资合作势头良好,驻塞中企和个人中需防范治安风险。

  • 葡萄牙

    由于历史渊源,葡萄牙与巴西、莫桑比克、安哥拉等葡语国家在历史、文化、语言和经济等方面有着传统的影响力,在国际政治中拥有独特地位。葡萄牙拥有较丰富的森林资源及人文自然旅游资源,旅游、可再生能源、海洋资源、葡萄酒、橄榄油、软木等是其主要产业。从投资吸引力来看,葡萄牙基础设施较为完善,金融环境优良,税收优惠,市场化程度高,对外国投资不歧视等。葡萄牙对华政策一直友好,疫情过后,葡萄牙政府仍会遵循过去的开放路线,欢迎中国企业前来投资,中国在葡萄牙的经济复苏计划中存在投资机会。

  • 肯尼亚

    肯尼亚是东非第一大经济体,农业和旅游业是该国两大经济支柱产业,茶叶、园艺作物(主要是花卉)和旅游业是外汇收入主要来源。营商环境总体向好,政府一直致力于吸引外资,但总体来看投资便利化程度仍然较低。新冠肺炎疫情对肯尼亚经济打击巨大。2021年,在农产品出口增长推动下,肯尼亚经济实现复苏,但政策不确定性和疫情持续蔓延将耽搁重大投资。2022年8月份选举前后,国内政治冲突或加剧,安全形势可能比较严峻。中国是肯尼亚最重要的贸易进口来源国,未来,中肯农产品贸易合作或成为双边经贸发展的关键。

  • 缅甸

    缅甸经济基础薄弱,其经济发展高度依赖外国直接投资,吸引外资的优劣势都比较明显,经济政策与外界预期有较大差距。 2021年2月缅甸发生军事政变,军方掌权,政局面临较大动荡。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缅甸经济,中企在缅投资的服装加工业重创。中缅双边经贸合作互补性强,两国合作前景可期。

  • 菲律宾

    菲律宾经济基础比较薄弱,是出口导向型经济,对外部市场依赖较大,是世界主要的劳务输出国之一。国内政局总体稳定,但贫富差距明显,安全局势和社会治安仍不乐观。菲国内发展良机众多,政府多措并举改善营商环境,对外商投资热情度高,但当地仍存在一些投资壁垒和阻碍。2021年,中菲继续携手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给两国经贸合作带来的冲击,菲政府批准中国科兴新冠疫苗作为加强针在菲接种。菲经济逐步复苏,中菲合作项目稳步推进,双边经贸合作提质升级充满机遇。2022年5月,菲将举行换届选举,届时菲政局走向、对华政策如何,仍有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