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别投资年报

专注全球138个重点国家和地区营商环境和投资风险的国别研究产品。报告集纳新华社驻在国记者独家分析及调研成果,由国别分析师从政治、安全、经济、法律、经营及其他风险等6个维度分析企业海外投资面临的风险,引入风险案例为投资者提供经验启示,并通过政府治理与法制、商业活力、金融环境、基础设施与物流产业链、劳工政策、知识产权、贸易便利度、投资便利度等8个维度对目标国营商环境进行全景式扫描,为中国企业“走出去”在目标国投资提供实践指南和投资建议。

  • 土库曼斯坦

    土库曼斯坦位于中亚西南部,为内陆国家,北部和东北部与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接壤,西濒里海与阿塞拜疆、俄罗斯相望,南邻伊朗,东南与阿富汗交界,成为欧亚贸易重要的陆路转运枢纽。土油气资源储量丰富,经济增长前景良好。1995年12月12日,第50届联大通过决议,承认土为永久中立国。2015年6月,第69届联大再次通过决议,支持土永久中立地位。

  • 塔吉克斯坦

    拥有910万人口,92%国土面积都是高山的塔吉克斯坦有着“高山之国”美称,是中国的传统友好邻邦。2000多年前张骞两次出使西域,开辟著名的丝绸之路,也开启中塔两国人民友好交往的历史。塔吉克斯坦共和国独立后,中国成为第一批同塔吉克斯坦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如今,中塔作为全面战略伙伴,各领域合作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双方政治互信日益巩固,相互支持不断加强,各领域合作深入开展,成为山水相连的好邻居、真诚互信的好朋友、合作共赢的好伙伴、彼此扶持的好兄弟,两国共建“一带一路”合作“五通”并进,让帕米尔高原的丝路古国焕发新的活力。

  • 东帝汶

    东帝汶国家刚刚起步,经济基础薄弱,基础设施不健全,经济结构单一,但是其受到联合国及多个国家的帮助和支持,有望实现较快的经济增长。东帝汶在未来20年中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将达到100亿美元,具有潜在的市场需求。该国其他有潜力的投资领域包括:农业合作、海洋渔业、能源矿产、旅游酒店、商业贸易、交通运输。目前中东两国政治互信不断加深,中国—葡语国家经贸合作论坛建成并不断深化,且东帝汶2011—2030年中长期发展战略规划与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建设倡议具有契合性,在“一带一路”倡议全方位推进的背景下,两国经贸合作已进入历史最好时期。未来,东帝汶市场潜力有待进一步开发。

  • 黑山

    黑山政局稳定,2006年独立后实行民主制的议会共和制。黑山是巴尔干地区较为落后的国家,经济基础薄弱,旅游业和制铝工业是其经济支柱。近年来随着各项经济改革的推进,黑山经济逐步恢复,总体呈增长态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2019年黑山GDP增速将放缓至3.0%。 由于黑山基础设施相对落后,而以旅游业为基础的经济致使黑山对于道路、桥梁等交通设施较为依赖。此外,可再生能源产业也受到黑山政府大力扶植。中企可在这两方面与黑山展开合作。

  • 约旦

    长期以来,约旦政局较为稳定,但也存在贫困、失业、巴勒斯坦和叙利亚难民等经济、社会问题。近年来,由于世界经济复苏乏力,约旦经济增长势头下滑,GDP增长率保持在2%-3%之间。约旦国民经济的三大支柱为旅游业、侨汇和海外援助。 近年来,中国企业越来越关注在约旦的投资合作机会,双方企业正就铁路、新能源、炼油厂升级改造、水利设施、油气管线等重大项目进行商谈。但是约旦当前仍面临着诸多国内外经济政治风险,可能影响到约旦未来的政治和社会稳定。首先,约旦行政机关效率偏低,对于国外投资者的服务支持有限。其次,约旦社会矛盾仍然较大,青年失业率高。第三,约旦社会长期受到恐怖主义的威胁和影响。第四,约旦容易受到地区不稳定因素尤其是周边国家战乱的影响。

  • 以色列

    以色列政府更迭平稳,政策连续性好,且法制健全,社会稳定,教育发达,并具有显著的人才优势。近年来,以色列经济发展形势良好。预计2019-2023年,以色列的经济增速将在3.1%-3.2%。 中企前往以色列投资将面临的风险如下:第一,中国同以色列开展经济技术合作的最大风险仍来自其外部环境。第二,巴以冲突短期内难以解决,暴力冲突和恐怖活动时有发生。第三,从经济角度来看,以色列经济规模有限,自然资源匮乏,对外依存度高,容易受国际市场、价格波动的影响。

  • 斯洛伐克

    斯洛伐克政治、经济稳定。政府重视经济外交,其中首要任务是促进本国出口和吸引外国直接投资,加强与欧洲以外地区,特别是与“金砖五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的经贸合作关系。 对于外国投资者在斯洛伐克的投资,斯政府也出台了相关的优惠政策,满足相关条件的投资者可以获得来自国家层面的投资援助。根据斯洛伐克《国家资助法》,工业、技术中心、共享服务中心和旅游等四类投资项目有机会得到支持。 外国投资者在斯洛伐克投资时需注意劳工关系,尽量避免出现罢工事件。

  • 斯里兰卡

    斯里兰卡有望保持政局稳定态势,但经济基础比较薄弱,工业体系尚不完善。斯里兰卡对于外国投资态度极其友好,其总体投资环境比南亚地区任何国家都相对友好。这表现在以下几方面:具有相对开明的投资政策和合理的税收及其他优惠措施;丰富的劳动力资源,斯里兰卡人的受教育程度很高,与普通斯里兰卡人用英语沟通不成问题;斯里兰卡的基础设施依然处于改善之中,但目前在机场附近都建立了便利的公路和高速公路网络,具有两个国际化的现代机场和科伦坡等重要港口, 以及高效优质的通讯网络及服务。

  • 伊拉克

    伊拉克是世界古代文明的发源地之一,历史悠久。伊拉克主要城市巴格达和巴士拉是古时路上和海上丝绸之路贯穿东西的重要节点。伊拉克油气资源十分丰富,石油探明储量1530亿桶,居世界第5位;天然气探明储量3.6万亿立方米,居世界第12位。 受到多年战乱影响,目前伊拉克工农业都欠发达,石油、电力、市政基础设施、通讯、建材等领域存在巨大缺口,市场潜力广阔。分析认为,在“一带一路”框架下,中国企业可抓住伊拉克重建的契机,在能源、基础设施、工业产能三个重点领域加强合作,支持伊拉克政府改善公共服务、恢复和发展工业能力、实现经济多元化。

  • 也门

    也门位于阿拉伯半岛西南角,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也门北与沙特阿拉伯接壤,东与阿曼毗邻,南临亚丁湾、阿拉伯海,西濒红海,扼守红海通往印度洋的曼德海峡出海口,其战略位置十分重要,自古以来成为东西方的交通要道。同时该国什叶派栽德派与逊尼派沙斐仪派各占50%,教派冲突剧烈,故该国内战不迭。 也门经济基础薄弱,目前收入一部分是来自于石油和天然气的出口,另一方面来自于国际组织和沙特等国的捐助。海合会和联合国多次提出路线图,希望尽早解决也门问题,并积极支持也门的战后重建。目前也门政府已经开始积极着手南部地区的重建工作,并制定了涵盖港口、路桥、医院、机场等方面的基建项目。中也关系长期友好,合法政府也得到我国提供的物资援助,双方关系并未受到战争的影响。

  • 亚美尼亚

    亚美尼亚位于南高加索地区,与格鲁吉亚、伊朗、土耳其、格鲁吉亚和阿塞拜疆接壤,是内陆高山国家,国土面积2.98万平方公里,人口约300万。 亚美尼亚经济自由度高,对外国投资持积极开放的态度,为外国投资者提供良好的投资和商业环境。中国是亚美尼亚第二大贸易伙伴,能源和矿产业是两国经贸合作的主要领域。两国已经围绕“一带一路”倡议达成一系列共识,两国企业在道路联通、电力设施建设、产能合作以及新能源领域取得了显著的合作成果。2018年,中亚贸易额5.2亿美元,同比增长18.2%。2019年4月,亚美尼亚议会批准《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经贸合作协定》;2019年5月,双方签署互免持普通护照人员签证协定,极大方便了中国公民赴亚美尼亚旅游和经贸往来。

  • 乌干达

    乌干达位于非洲东部,是横跨赤道的内陆国家,国土面积24.1万平方公里,人口估计为4270万(2018年)。气候温和,雨水充沛,植被茂密,被丘吉尔誉为“非洲明珠”。乌干达是东非共同体、东南非共同市场等区域组织成员。 乌干达是撒哈拉以南非洲与我国建交较早的国家之一,于1962年10月18日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 中国目前是乌干达第二大贸易伙伴和最大的进口来源国。2013年起,中国已成为对乌干达直接投资最多的国家。在2017/2018财政年度,来自中国的投资额占乌干达所有外国直接投资总额的40%。中资国有企业在乌干达市场占有率较高,涉及水电站建设、输变电、公路交通、房建和通讯等行业,水电站建设尤为突出。

  • 瑞典

    瑞典是北欧最大的国家,位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东半部,西邻挪威,东北接芬兰,面积45万平方公里,人口1023.8万(2019年1月)。 瑞典经济发达,是经济高度外向型的国家;支持世界贸易自由化,其对外贸易依存度高达80%,出口利润约占GDP的45%。瑞典工业发达,主要有矿业、机械制造业、森林及造纸工业、电力设备、汽车、化工、电信、食品加工等。 此外,瑞典还拥有很多国际知名的品牌,如宜家家居、H&M、沃尔沃、萨博、斯堪尼亚汽车、阿斯利康制药、ABB、SKF轴承、阿特拉斯科普柯工业集团等。按人口比例计算,瑞典是世界上拥有跨国公司最多的国家。

  • 列支敦士登

    列支敦士登是位于阿尔卑斯山中部和莱茵河谷的内陆国。西邻瑞士,东接奥地利。面积160.5平方公里,人口为3.8万(2017年)。官方语言为德语。 列支敦士登原是贫穷的农业国,大多数人从事畜牧业,只有小规模的纺织和陶瓷等工业。战后逐步发展成为发达的工业国家。工业是国民经济的支柱,工业产品95%以上供出口,主要生产范围广泛的高科技产品,尤其是精密器械。列支敦士登1912年开始发行邮票,邮票业闻名遐迩,也是国家财政的重要来源之一。

  • 冈比亚

    冈比亚位于非洲西端,北纬13.28度,西经16.34度,是非洲大陆最小的国家,南北东三面被塞内加尔共和国包围,西部仅48公里海岸线濒临大西洋。 冈比亚是联合国认定的最不发达国家和重债穷国,农业、转口贸易和旅游业为主要收入来源,经济体量小,工业基础薄弱,粮食不能自给。冈比亚经济增速波动较大,通货膨胀较高,政府债务和财政赤字水平不断扩大,对外支付能力弱,经济实力整体欠佳。但随着新政府的上台,经济增速将有所回升,通胀和政府债务将得到一定程度的控制,经济前景中风险与潜力并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