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别投资年报

专注全球138个重点国家和地区营商环境和投资风险的国别研究产品。报告集纳新华社驻在国记者独家分析及调研成果,由国别分析师从政治、安全、经济、法律、其他经营风险等5个维度分析企业海外投资面临的风险,引入风险案例为投资者提供经验启示,并通过投资便利度、贸易便利度、商业活力、金融环境、基础设施与物流产业链、劳工政策、知识产权、科技环境等8个维度对目标国营商环境进行全景式扫描,为中国企业“走出去”在目标国投资提供实践指南和投资建议。

  • 津巴布韦

    随着疫苗接种及政府采取财政审慎措施,津巴布韦经济呈现微弱复苏迹象。虽通货膨胀率仍然较高,但通胀速度放缓。

  • 冈比亚

    根据新华丝路风险评估模型,2021年冈比亚政治风险有所上升,但经济风险有所下降,安全风险、法律风险及其他经营风险将维持平稳,预计2022年冈比亚总体投资风险将有所上升。

  • 意大利

    意大利是世界第八大经济体,欧盟创始成员国和七国集团成员国,也是欧盟国家中经济实力居第三位的国家,制造业、农业发达。该国后疫情时代总体经济向好。意中关系比较稳定,双方投资融资合作有一定潜力。

  • 马耳他

    马耳他是地处南欧的一个微型岛国,素有“地中海心脏”和“欧洲后花园”之美誉。政局稳定,文化历史悠久,经济发展平稳,与中国建立良好的两国关系。受疫情影响,以旅游业为支柱性产业的马耳他经济受到严重冲击。

  • 瑞士

    瑞士是欧洲一个十分特殊的国度,总人口只有800多万,却因极富特色的政治、社会、经济、金融体制而在欧洲独树一帜,在很多领域都在欧洲乃至世界上处于领军地位。2020年以来,由于新冠疫情的持续发酵和中美关系的持续紧张,瑞士作为欧洲中立国体现出其明显的优越性,从长远看是中国投资的重要目的地国,可能成为推动中欧经贸关系进一步发展的重要发动机。

  • 喀麦隆

    在饱受冲突蹂躏的非洲大陆中心,喀麦隆在社会和平与政治稳定方面的普遍经验使它成为一个真正的和平避难所。在帮助企业家和投资者恢复在经济体系中重要地位的过程中,政府起到了很大的调节作用。基于逐步恢复正常的预期和刺激举措的正反馈,喀麦隆经济预计将在2021年恢复增长,并在2023年达到疫情前的水平。

  • 俄罗斯

    中俄两国长期友好,政治和经贸关系稳定发展。其投资优势表现为政局稳定、资源丰富、基础科研实力雄厚、鼓励外商投资、加大远东开发力度等,风险与挑战主要为通胀率高、卢布汇率波动大、劳动资源短缺、与国际标准融合度低等方面,在俄投资企业需加强投前调查。

  • 越南

    越南国内政局比较稳定。2021年越南政府顺利换届,越共稳固的执政地位有利于国有企业、吸引外资、私营部门等方面的改革继续推进。经济仍严重依赖从国外进口的原材料。新冠肺炎疫情给越南经济造成严重冲击,GDP增速从疫情前的6-7%降至2020年的2.91%,2021年可能进一步降至1.5-2%。从短期看,越南控制通胀、失业和就业不足的压力仍在不断增加。同时,越南仍面临内外部风险和长期挑战,包括全球金融波动、保护主义抬头,以及国内银行业脆弱、公共债务增加等。但越南也面临着发展机遇,2020至2021年一系列双边和多边经贸协定的签署,为越南与亚太、欧盟国家扩大经贸合作带来了广阔市场。

  • 印度尼西亚

    印尼有近2.7亿人口,是世界人口第四大国。稳定的政治环境,庞大的内需市场,充足的廉价劳动力和丰富的自然资源是印尼经济长期稳定增长的保障。2021年,随着大规模疫苗接种的进行,印尼疫情持续缓解,加之政府推行了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印尼经济持续回暖。2020年以来,抗疫合作成为中国和印尼双边关系新亮点。在疫情后的经济复苏方面,印尼也需要加强同中国在多领域的合作。中资企业在印尼的投资领域较广泛,涉及农业、矿业、电力、基础设施、电子和数字经济等。

  • 尼日利亚

    尼日利亚2020年3月发布的可持续发展计划重点包括大规模农业计划、公共工程和道路建设方案、住房计划以及太阳能家庭系统安装项目,此外还提出了针对新能源汽车、信息与通信技术以及光伏产业的专项规划。受疫情和国际环境多重因素影响,尼日利亚严重依赖的石油行业受挫,为鼓励经济复苏与发展,尼日利亚政府将继续保持宽松的外商投资准入,并将持续优化针对外商投资的优惠政策。建议企业重点关注该国可持续发展计划与重点产业扶持相关领域的投资机会。

  • 柬埔寨

    柬埔寨政局稳定,政策连续性较强,但政府治理水平和工作效率较低,贪腐问题严重,党派关系趋紧。2021年,本土新冠疫情对正在复苏的柬埔寨经济带来冲击,削弱了柬国内消费、旅游业和进出口贸易,并导致制造业产值大跌,服装加工业也深受影响,但农业呈现良好增长势头。中国市场对柬农产品的不断开放,为双边贸易增长发挥了重要作用。中柬务实合作基础牢固,成效显著,两国在推进基础设施、产能、5G等领域合作的前景广阔。

  • 泰国

    中泰经贸合作基础深厚,中资企业在泰国的投资涵盖各行业。双方在金属和矿产品、发电和电力设施、交通运输、农产品等行业已有务实合作。同时,双方在可替代能源、跨境电子商务、智能电子设备等创新领域的合作正不断深化。在“泰国4.0”阶段,泰国政府将继续推动创新和技术主导产业的增长,并致力于将东部经济走廊(EEC)建设成为东盟新的增长基地,对中国企业尤其是工业制造、数字经济等行业的企业将是很好的机会。

  • 新加坡

    中新自建交以来,已形成全方位、宽领域、多层次的经贸合作格局。《中国—新加坡自由贸易区协定》于2009年1月1日起实施。2019年10月16日,中新自贸协定升级议定书生效,进一步提高两国贸易便利化水平,探索并挖掘新的合作领域,积极推动双边经贸关系取得更大发展。目前中国已为新加坡第一大货物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场和第一大进口来源,新加坡是中国最大的外资来源国。未来投资新加坡虽仍存一定风险,但两国合作前景光明、机遇广阔。

  • 老挝

    老挝是位于东南半岛北部的内陆国家,政局稳定,但存在腐败、政府治理能力不佳、非政府组织活跃等问题,对外来投资造成一定影响。老挝经济面临实际困难,尤其突出的是财政困难。受新冠疫情影响,老挝失业人口增加,致使社会不稳定因素增加。老挝的投资潜力蕴藏于三个领域:能源矿产、农林业以及中老铁路开通和其他互联互通项目带来的旅游业投资机会。老挝市场是一个发展着的、对华经贸合作有显著优势的市场,对中国投资者来说,固然有不确定性,但机遇也始终存在。

  • 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地处东南亚中心位置,扼守马六甲海峡,连接海上东盟和陆上东盟,区位优势明显。中马两国经贸战略依存度高,经贸合作规模大、基础深厚。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及国际产能合作过程中,马方均积极响应。新冠疫情发生以来,马来西亚政府及时采取措施,较好地控制了疫情,但与此同时,经济受到了严重影响。在寻求恢复的过程中,中国是马来西亚的重要合作伙伴。 马来西亚投资发展局(MIDA)在2020年5月15日举办的“后新冠时代马来西亚经济形势网上座谈会”上表示,马来西亚政府设定了三大重点行业,包括化学、电子电器和机械设备;政府同时指定了两大高增长领域,即医疗设备和航空航天。马来西亚正在实施的第11个马来西亚经济发展计划与中国政府制定对外投资战略非常吻合。马方的投资重点在于建设基础设施、建筑、物流、交通、能源、电子商务等,马来西亚和中国间的互补性较高,两国之间存在巨大的合作潜能和共同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