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别投资年报

专注全球138个重点国家和地区营商环境和投资风险的国别研究产品。报告集纳新华社驻在国记者独家分析及调研成果,由国别分析师从政治、安全、经济、法律、经营及其他风险等6个维度分析企业海外投资面临的风险,引入风险案例为投资者提供经验启示,并通过政府治理与法制、商业活力、金融环境、基础设施与物流产业链、劳工政策、知识产权、贸易便利度、投资便利度等8个维度对目标国营商环境进行全景式扫描,为中国企业“走出去”在目标国投资提供实践指南和投资建议。

  • 摩尔多瓦

    摩尔多瓦是位于东南欧北部的内陆国,与罗马尼亚和乌克兰接壤,地处欧盟和独联体之间,地缘优势让摩成为沟通东西方的良好桥梁,市场辐射潜力较大。摩尔多瓦政局基本稳定、社会秩序良好,融入欧盟已成为摩今后较长时期推动经济社会转型和发展的国策。

  • 南非

    南非地处非洲大陆最南端,东、南、西三面濒临印度洋和大西洋,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其西南端的好望角航线,历来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海上通道之一。南非是非洲第二大经济体,同时是G20、金砖国家等重要国际组织成员国之一,是目前外国开拓非洲市场的首选目的投资国之一。

  • 意大利

    意大利是欧盟大国,制造业、农业等都具有较强实力,与我国关系相对友好,双边经贸合作有一定潜力。新冠疫情对该国经济有较大冲击,双边合作方面挑战和机遇并存。

  • 爱沙尼亚

    爱沙尼亚位于波罗的海东岸,是欧盟、欧元区、申根区成员国,也是北约、经合组织和亚得里亚海、波罗的海和黑海“三海倡议”成员国;是中国在欧洲和波罗的海地区的重要合作伙伴,也是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和中国—中东欧国家(17+1)合作机制的参与者。

  • 纳米比亚

    位于西南非洲的纳米比亚政局稳定、法制健全、社会治安相对较好、基础设施较为完善,政府重视吸引外资,投资环境在非洲排在前列。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经济大幅衰退,创1990年独立以来的最大经济跌幅,在此形势下,纳米比亚出台了一系列刺激经济措施。

  • 赞比亚

    赞比亚自然资源丰富,是世界第七大产铜国,被誉为“铜矿之国”。赞比亚正式启动了2020年至2023年经济复苏计划,旨在实现该国财政和债务的可持续性。中国是赞比亚发展的重要合作伙伴,中赞全方位、宽领域、高水平的合作走在中非合作前列。

  • 安哥拉

    安哥拉地理位置优越,各种资源丰富,又与中国有很强的经贸互补性。中资企业应准确把握自身定位,明确优先投资领域,合理确定投资项目,正确选择投资地点、内容和方向,积极融入当地发展及南部非洲经济一体化进程,努力提高企业盈利的能力。其中可重点关注该国具有优势的矿业、农业和渔业等领域。

  • 列支敦士登

    列支敦士登宪法规定国家政体为君主立宪制,国家元首世袭。实行议会民主的君主立宪制,公爵拥有最高权力。人民通过选举议员或提出倡议、参加公民投票行使政治权利。2017年新一届政府成立,由激进公民党和祖国联盟联合组成,该届政府四年执政期间的政策基于两党的合作协定。近年来,列支敦士登的政局较稳定。 得益于理想的低税率环境、永久的中立地位与完美的居中地理位置,列支敦士登吸引了许多企业在境内注册,金融服务业迅速崛起,是全球知名的金融中心,在国际资产管理业务领域处于领先地位。截至2019年底,列14家银行(包括非国内集团公司在内的列支敦士登银行)管理的客户资产总计3498亿瑞士法郎。。除了金融业,列支敦士登的旅游业也较为发达,尤其是冬季。列支敦士登吸引了众多滑雪爱好者前来滑雪。

  • 摩纳哥

    摩纳哥经济发达,人民生活水平较高,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位居世界前列。2019年摩纳哥名义GDP为74.5亿美元。由于其规模和税收特点,服务业和高附加值行业占国民经济中的绝大多数。政府不征收个人所得税,大部分业务在摩纳哥的企业也不需要缴纳企业增值税。该国国民收入主要来自国际金融服务业、旅游业、不动产、全球贸易和博彩业等。

  • 摩洛哥

    近年来摩洛哥投资环境正在不断改善,在摩外资企业均享有国民待遇。劳动力方面,摩洛哥劳动人口规模庞大,平均时薪远低于欧美国家平均水平,劳动力成本较为低廉。 自2016年摩洛哥国王穆罕默德六世访华之后,摩洛哥决定对中国公民实施免签政策,中摩关系持续升温,两国的经贸合作有望可能进入一个更加密切的时期。 摩洛哥政府鼓励外国投资的产业主要包括:电子、汽车、航空、电信、纺织、新能源、旅游和物流等。

  • 克罗地亚

    克罗地亚位于欧洲东南部,东临塞尔维亚、波黑和黑山,背靠匈牙利,西北接斯洛文尼亚,南与西南濒临亚得里亚海,领土面积56594平方公里,人口约410万,老龄化和人口外流趋势明显。 近年来,克罗地亚政局比较稳定,政党政治日趋成熟,加入欧盟后政策法律逐步与欧盟对接。 新冠疫情对克经济造成重压,经济陷入低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020年10月预测,2020年克经济将收缩9%,是欧洲新兴经济体中降幅最大的国家,这与其4月份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保持一致。不过,IMF将克2021年经济增长率从春季预测的4.9%调高至6%,并修正克2019年GDP增长率为2.9%。

  • 波黑

    2020年3月5日,波黑确诊第一例新冠肺炎病例,随后政府采取了欧洲最严厉的防控措施,有效遏制了疫情的蔓延,一度成为欧洲抗疫的“优等生”,率先被欧盟、联合国驻波黑机构表扬。但自6月中旬爆发第二波疫情以来,疫情却呈失控状态,每日确诊人数、死亡人数均数倍于第一波疫情期间的数字,对波黑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严重打击。截至12月底,波黑的疫情还得不到完全控制。由于疫情走势无法判定,故给外商来波投资带来较大的不确定性。 2020年8月6日,波黑政府公布了十大优先发展的项目清单,其所有项目都集中于交通和能源领域。交通设施建设项目包括一段公路、四段高速公路、一段铁路以及改造和电气化两段铁路。中企在波的投资前景广阔。

  • 塞尔维亚

    塞尔维亚政局总体保持稳定,实行议会共和制。塞总统武契奇在2017年4月的总统选举中当选,任期5年。武契奇领导的塞尔维亚前进党统治地位稳固,民众支持率比较高。近年来塞尔维亚政治稳定,经济逐步发展。 据荷兰ING银行研究2021年1月发布的报告预计,塞将是为数不多可在2021年实现疫后完全复苏的国家之一,其增速将超过许多国家,受益于欧洲地区强劲的增长势头。塞在2020年的经济增速将仅下降1%,而2021年经济增长率将达5.5%,虽低于塞官方数据,但高于市场预期。 中国在塞项目主要为基础设施建设,包括铁路、公路、桥梁、电站、工业园区等,此外,也有中资企业涉足了钢铁、能源、垃圾处理、食品加工和卫生等领域。另外,农业、畜牧业、地热、垃圾发电、污水处理等都将成为中塞合作的新亮点。除了经济领域、交通、基础设施等热门投资领域外,还有其他一些领域值得潜在投资者关注,如数字化、环保、民生等领域。

  • 荷兰

    荷兰位于欧洲大陆西北部,北濒北海,东邻德国,南部与比利时接壤,为君主立宪制国家。 荷兰拥有良好的营商环境。荷兰具有欧洲门户的战略位置,物流发达,可在24小时从阿姆斯特丹或鹿特丹进入欧洲95%的利润最丰厚的消费市场。此外,荷兰具有优越的国际商业环境、一流的基础设施、有竞争力的财政政策、受过高等教育的多语种劳动力、创新与创意环境、蓬勃发展的各行业、卓越的生活品质等优势。荷兰对金融业、IT、媒体和广告业以及生命科学和健康领域的公司特别具有吸引力。 近年来,荷兰政府多次表示,愿与中方在技术创新、绿色金融、气候变化、清洁能源等领域加强合作,共同开拓第三方市场。荷兰新出台的“中国战略”也特别指出,荷兰寻求与中国就气候变化和能源、可持续发展目标、抗击流行病、循环经济和可持续性、老年护理、农业食品和物流/运输等议题合作。在这些与中国经济优势互补的领域,投资荷兰的前景尤其广阔。

  • 土耳其

    过去10年,土耳其国内生产总值(GDP)平均增长速度接近5%,迅猛的发展势头、良好的发展前景,使得土耳其成为继中国、俄罗斯、印度、巴西、南非等“金砖国家”之后又一个新兴经济体。 近20年来,土中贸易快速发展,年贸易额从10亿美元增长至211亿美元(2019年),2019年中国已成为土耳其第三大贸易伙伴。2020年前六个月双边贸易经受住了新冠肺炎疫情冲击,贸易额实现逆势增长。 分析人士认为,第五代移动通信、智慧城市、数字经济、可再生及新型能源、清洁煤炭、电商等将成为中土双方新的经济合作点。 但需要注意的是,涉疆问题是中土关系的核心,一定程度上将影响中土之间的经贸往来,这是未来中国在土发展经济的最不稳定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