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别投资年报

专注全球138个重点国家和地区营商环境和投资风险的国别研究产品。报告集纳新华社驻在国记者独家分析及调研成果,由国别分析师从政治、安全、经济、法律、经营及其他风险等6个维度分析企业海外投资面临的风险,引入风险案例为投资者提供经验启示,并通过政府治理与法制、商业活力、金融环境、基础设施与物流产业链、劳工政策、知识产权、贸易便利度、投资便利度等8个维度对目标国营商环境进行全景式扫描,为中国企业“走出去”在目标国投资提供实践指南和投资建议。

  • 厄瓜多尔

    厄瓜多尔重视并积极拓展同中国的关系,期望能从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过程中寻求双赢合作的机会。中国是厄瓜多尔第二大贸易伙伴,厄瓜多尔是中国在拉美地区的第十大贸易伙伴。2018年12月,莫雷诺总统访华期间,中厄两国签署共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谅解备忘录。在“一带一路”框架下,预计两国企业会有更大投资合作机遇,特别是在基础设施、矿业、农业等领域。

  • 墨西哥

    中国是墨西哥第四大出口市场和第二大进口来源地。中墨出口结构互补性较弱,出口产品竞争激烈;投资合作方面,中国对墨投资总体上数额不大,项目规模偏小,且时常出现项目纠纷问题。墨西哥尚未加入“一带一路”倡议,也未有国家元首参加2017年和2019年的两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因此,墨西哥外国投资长期被美国主导的现状短期内难以改变。

  • 巴勒斯坦

    早在古代丝绸之路时期,巴勒斯坦就与中国有着密切的联系,并且其曾是古丝绸之路上繁荣兴旺的一站。如今的巴勒斯坦,发展建设仍然处于起步阶段,迫切期待“一带一路”建设能为其国内带来和平与发展机遇。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巴勒斯坦也期待同中国的双边贸易能实现跨越式发展,合作领域得到持续扩展。中巴两国高层交往密切,政治互信日益深化,各领域合作不断拓展,两国关系积极健康发展。巴勒斯坦是中国“一带一路”建设的积极参与者,是中国推动“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国家。 中国与巴勒斯坦在基础设施建设、旅游业和人文产业等行业具有合作前景。巴勒斯坦极为重视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中巴在“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合作将带动巴国经济发展,改善民生。巴勒斯坦政府重视当地基础设施建设,期待通过加强基建合作带动国内经济发展。中巴双方在人文领域的合作由来已久,旅游业发展也是巴国关注的重点。中巴在上述产业合作前景较大。中资企业在巴投资时,可适当保持对其成长市场的关注。

  • 保加利亚

    保加利亚是连接欧亚大陆的交通枢纽,是“一带一路”建设路线中的重要节点。保加利亚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中保两国在“一带一路”框架内取得了一系列合作成果。中国与中东欧国家“ 17+1合作”机制已经证明了极高的效率,为中国与中东欧国家之间进行全面合作发展带来良机。中企可重点关注保加利亚基础设施、农业和IT行业的投资机会。同时,需注意保加利亚国内政局存在不稳定因素的威胁,此外,地缘政治风险也是在保经营企业的潜在威胁。

  • 不丹

    不丹政局相对较为稳定,社会治安状况整体良好。不丹暴力犯罪事件鲜有发生,能够给企业生产经营提供相对平稳安全的社会环境。不丹尚未与中国建交,中国没有驻不丹的大使馆,这可能使得中国企业与不丹政府之间的沟通缺乏有力的外交支持,增大了企业投资的政治风险。不丹的经济发展较为落后,工业产业基础发展迟滞,工业体系的完备性有待大幅提升,国内市场要素的现代化程度不高。这使得不丹为外商投资提供产业基础相关的便利程度较低,限制了外商投资吸引力。尽管目前不丹对于外商投资仍有诸多限制,但是政府逐渐开放的心态以及缓慢推行的政策将会为未来不丹吸引外商直接投资创造良好的机会。

  • 加拿大

    加拿大经济发展水平较高,国内营商环境良好,市场成熟且广阔,但是联邦与地方政府债务水平居高不下,家庭债务率持续走高,在一定程度上制约其经济平稳增长。全球经济下行和单边主义盛行也使得加拿大未来经济发展蒙上阴影。加拿大完善、健全的国家管理机构及运行良好的司法体系从制度上保障了加拿大国家发展的平稳性,减少了腐败等问题;然而加拿大执政党内部风波不断,自由党在议会选举中所获席位不足半数,且保守党势力明显上升,新一届政府执政压力较大,政治风险提升。因此,前往加拿大投资的中资企业除需要关注可能面临的政治与安全风险外,政局变化也有可能影响企业并购及优惠政策等事项;企业还需提升环境保护意识及防范自然灾害,关注环保法律法规,避免不必要的损失。受一系列负面因素的影响,预计2021年中加关系仍难以取得突破。中国企业在加拿大的投资风险有进一步上升的可能。

  • 阿尔巴尼亚

    阿的地理位置优越,邻近西欧发达国家市场。经济预期总体向好,宏观政策空间较大。“一带一路”倡议和“16+1”机制为中阿两国进一步合作创造更大空间。近年来,中阿经贸合作领域不断扩大,获得的政策支持越来越多,为投资合作提供了更加广阔的空间。中企可重点关注阿的能源、矿业、农业和基础设施行业,同时需要注意阿尔巴尼亚与塞尔维亚等邻国存在的矛盾和分歧及其社会治安状况。

  • 加纳

    加纳是西非地区政治环境较为稳定的国家之一。加纳政府制定了一系列优惠的激励政策,确保其投资能产生丰厚的收益。中国企业可以通过加纳投资促进中心选择投资的项目,也可以在免税区进行投资。可重点关注电力行业、基础设施、油汽行业等。投资时须关注加纳的高债务风险和恐怕主义袭击风险。

  • 文莱

    文莱政治长期稳定,且治安状况好,税收成本较低,适宜企业长期经营。近年来,中国和文莱经贸关系日益深化。双方合作领域从传统贸易、基础设施建设,逐渐拓展到物流、油气、港口运营、水产养殖、金融等多个领域。这主要体现在基础设施建设、多领域合作、金融电信服务。

  • 土库曼斯坦

    土库曼斯坦政治稳定,社会经济发展一直保持良好状态,土政府重视文化、教育、卫生和体育事业项目的建设。近年来,土库曼斯坦经济增长快速。土经济持续较快增长的主要推力源于高投资,高投资直接拉动油气、工业、建筑、建材、电力、纺织等产业稳步增长。但是,国家对政治和经济生活的过多控制和干预制约了经济活力和外国投资。

  • 叙利亚

    受到内战的影响,叙利亚国内市场秩序混乱,支柱产业崩塌,劳动人口急剧减少,经济全面萎缩。然而形势的逐步缓和使投资者看到了重建的希望。虽然战火尚未完全平息,但是中国已经开始逐步规划涉足当地的战后重建工作。 叙利亚政治、经济、经济、安全以及其他风险总体而言都较高,现阶段投资环境比较糟糕。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的数据,自2011年起,外商对叙利亚的直接投资几乎停滞。但2018年以来,叙利亚危机形势呈现缓和态势。美欧俄土等各方在叙的军事冲突有所减缓,我部分大型企业陆续返叙并开始跟踪能源电力、油气、汽车、建材等基础设施项目,部分私营企业纷纷访叙进行市场考察。参与叙利亚重建成为各方关注热点。商务部数据显示,我国2019年对叙利亚直接投资额为12.7百万美元。 在2017年5月4日召开的“叙利亚的安全形势与重建机遇——中国阿拉伯交流协会访问叙利亚情况介绍会”会议上,叙利亚驻华大使伊马德•穆斯塔法表示,自叙利亚危机爆发六年以来,中国作为负责任的大国,一直在不遗余力地寻求政治解决叙利亚危机,为此发挥了积极而富有建设性的作用;如今叙利亚政府已就安全地区启动了战后重建,希望中国在未来叙利亚重建中能成为第一主角,具有重建优先权,并欢迎和支持中国企业尽快地进入叙利亚,尽快地参与叙利亚重建。2019年4月,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峰会举办之时,多位叙利亚媒体专家表示,“一带一路”倡议将为叙利亚恢复经济和社会发展带来动力,叙政府和人民欢迎“一带一路”。此外,叙利亚政府对投资人提供了配套免税、低税政策,提供土地和政策支持。签证方面,对中国护照持有者持开放和欢迎的态度,这对于中企来说是一个绝好的低竞争机会。

  • 中国

    2020年,在全球新冠疫情蔓延的影响下,中国经济发展面临新的风险挑战,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全球经济萎缩给中国出口带来压力,中美贸易摩擦及双边关系紧张也给中国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但中国外汇储备充足,宏观经济表现良好,外部融资状况保持稳健。2020年10月召开的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再次提出,“坚持实施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对外开放”。中国坚定不移地全面扩大对外开放,为应对疫情对全球经济和贸易投资的巨大冲击创造了机遇。中国“十四五”规划《建议》提出“瞄准人工智能、量子信息、集成电路、生命健康、脑科学、生物育种、空天科技、深地深海等前沿领域”,这八个方向的重大科技项目将是加强国际科技合作的重要内容。中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将为各国投资者提供广阔市场和投资合作空间,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将为相关国家带来发展机遇。

  • 越南

    越南是一党制国家,坚持共产党领导,国内政局比较稳定。经济仍严重依赖从国外进口的原材料。2020年,受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影响,越南国内需求下降,吸引外资减少,服装业、制造业、旅游业、运输和住宿等领域受 到严重冲击,全年经济增长率为2.91%,创近十年来新低,从短期看,越南控制通胀、失业和就业不足的压力仍在不断增加。同时,越南仍面临内外部风险和长期挑战,包括全球金融波动、保护主义抬头,以及国内银行业脆弱、公共债务增加等。但越南也面临着发展机遇,2020年一系列双边和多边经贸协定的签署,包括越欧自贸协定和投资保护协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等,为越南与亚太、欧盟国家扩大经贸合作带来了广阔市场。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与越南的“两廊一圈”计划、经济特区计划对接,将大幅增加中国对越投资,改善越南基础设施,吸纳当地就业人口,为越南经济发展带来切实好处。中越经贸合作也面临着一些突出问题,比如,越南腐败严重、基础设施落后、采取贸易保护的动作增多。另外,越南国内外反政府势力煽动反华情绪增长,涉华抗议频发,给中企带来安全风险。

  • 巴林

    巴林拥有中东地区最为自由的经济体系之一,外商投资相关监管法律完善且政策持续性和稳定较强。巴林针对外商投资的各项限制条件少,在大多数行业里都允许外商全额独资。巴林已与34个国家签订了投资保护和促进协议;作为泛阿拉伯自由贸易区的成员国之一,巴林与包括美国、沙特阿拉伯等在内的22个国家以及欧洲自由贸易联盟签订了自由贸易协议;巴林还与41个国家签订了避免双重征税协议。巴林政府希望吸引多元化的外商投资,重点聚焦金融服务、信息通信技术、物流、旅游、房地产、教育、医疗等行业。 “一带一路”倡议和巴林的“2030经济发展愿景”在发展理念、发展领域、发展模式上有许多契合之处。两国高层均表示要将两个重要计划紧密对接,以实现合作共赢,共同发展,在共建“一带一路”框架下推进各领域务实合作,把双方合作意愿转化为实实在在的成果,造福两国人民。从2013年到2019年,中国企业对巴林投资存量从0.5亿美元增加到15.0亿美元,增长了30倍;落地巴林的中国企业从50家增加到700家,增长了14倍。

  • 肯尼亚

    肯尼亚是东非主要经济体之一,也是撒哈拉以南非洲经济基础较好的国家之一,经济发展主要依赖自然资源,民营经济对国内生产总值和就业的贡献分别为80%和70%。营商环境总体向好,但极端组织威胁不减,安保仍存在问题。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肯尼亚经济增长将创近十年新低,但由于肯尼亚有多元化的经济基础,其经济增长不依赖任何单一部门,因此经济发展前景看好。中肯关系不断升级,成为中非合作的典范。肯尼亚的数字经济发展潜力大,中资电商在当地发展势头良好。新冠肺炎疫情对中资优势企业短期影响不大,将促进中企对肯尼亚投资本地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