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别投资年报

专注全球138个重点国家和地区营商环境和投资风险的国别研究产品。报告集纳新华社驻在国记者独家分析及调研成果,由国别分析师从政治、安全、经济、法律、经营及其他风险等6个维度分析企业海外投资面临的风险,引入风险案例为投资者提供经验启示,并通过政府治理与法制、商业活力、金融环境、基础设施与物流产业链、劳工政策、知识产权、贸易便利度、投资便利度等8个维度对目标国营商环境进行全景式扫描,为中国企业“走出去”在目标国投资提供实践指南和投资建议。

  • 波多黎各

    波多黎各是美国的一个自由邦,位于加勒比东北部。新冠肺炎疫情加剧波多黎各政治和社会不稳定,令波多黎各经济雪上加霜。目前波多黎各并不适合作为中资企业海外投资的目的地。一是美国自由邦的身份可能给中国企业投资带来一定政策风险;二是波基础设施在飓风中基本被损毁,投资客观条件不足;三是波市场狭小,而美国市场对中国产品又有一定风险性。

  • 巴拿马

    中巴建交后,巴拿马政府积极响应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与中国签署《关于共同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谅解备忘录》。但新政府上台以来,受美国施压影响,对华态度有所转变,包括两国自贸协定在内的相关谈判都被束之高阁,一些重大项目也被巴方以各种理由拖延。因此需关注该国政府对两国“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合作态度变化。

  • 阿根廷

    中国和阿根廷保持着良好的经贸关系。阿根廷是中国在拉美第五大贸易伙伴,中国是阿根廷全球第二大贸易伙伴。阿根廷对“一带一路”倡议持支持态度,并愿意同中国共建“一带一路”。阿新政府对新冠肺炎疫情反应迅速,民众支持率升高,但疫情和债务危机将加剧政府执政风险。

  • 乌干达

    乌干达位于非洲东部,是横跨赤道的内陆国家,国土面积 241,550平方公里,人口约4030万,首都坎帕拉。气候温和,雨水充沛,植被茂密,被丘吉尔誉为“非洲明珠”。乌干达是东非共同体、东南非共同市场等区域组织成员。 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中,乌干达是与我国建交较早的国家之一,中国与乌干达于1962年10月18日建立外交关系。“抵运”执政后,中乌双边合作扩大,高层互访增多,在国际事务中相互支持和配合,经贸合作日益密切。自2015年起,乌干达97%的输华产品享受零关税。中乌目前尚未签署货币互换协议。2019年,中国是乌干达第三大贸易伙伴,双边贸易额达7.83亿美元,同比增长4.12%。

  • 黎巴嫩

    黎巴嫩作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积极寻求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但受多种因素影响,中国企业在黎巴嫩的投资并不多见。中国企业赴黎投资与合作重点在于做好详尽、专业、科学的可行性研究。可考虑工期短、见效快的投资项目;如果是长期项目,建议分期投资施工,以规避风险。另外,可多走“民间渠道”,加强与黎私营企业之间的往来。

  • 马达加斯加

    马达加斯加劳动力和自然资源丰富,是非洲国家经济增速最快的国家之一,政府积极吸引外资,改善投资环境,投资机遇较好。不过马达加斯加存在基础设施落后、经济结构较单一、工业发展薄弱、劳动力素质较低等问题。马达加斯加重点吸引外资的优惠领域包括能源、航空、交通运输、港口和机场建设等领域。

  • 法国

    进入21世纪后,法国政局相对稳定,但社会问题较为突出。2020年,新冠疫情重创法国经济,但分析人士认为法国投资方面仍具吸引力。近年来中法经贸合作成果丰硕,发展投资潜力巨大。在法投资应注意遵纪守法,警惕和规避风险。

  • 德国

    长期以来,德国坚持以实业立国,注重实体经济发展。支柱产业包括汽车、机械制造、化工、食品加工、电子等。由于本土市场容量有限,德国经济对出口依赖度较高。2016年以来,中国一直是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2019年双边贸易额2057亿欧元。 经济学家认为,经济衰退将于2021年二季度结束,经济将重新增长,其强度取决于全球疫苗接种速度。2021年德国经济增速很难预测,2020年12月的最新预测值为3-4%。 中德两国在新能源汽车、智能制造、人工智能、数字化、5G建设和第三方市场等领域合作潜力很大。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德国联邦层面对中资的态度趋向保守,保护主义色彩渐浓。中国企业对德投资面临的障碍和风险因素增加。

  • 突尼斯

    突尼斯地处地中海中心,位于非洲北部、西欧和亚洲中东、西亚、南亚、东南亚之间的海运线的必经之路地中海航路中间,是中东石油运到西欧、美国的必经之路。特殊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其市场辐射范围能覆盖南欧、北非、阿拉伯地区。而突尼斯与欧盟的自由贸易协议,以及作为非洲国家联盟(简称非盟)及阿拉伯国家联盟(简称阿盟)所享有的市场一体化、关税同盟等优惠协定,使得该国产品可享受邻近三大市场的关税优惠,降低了区域市场准入门槛。中企可重点关注突尼斯的通信行业、矿业、电力、种植业,同时防范其政治、经济、安全等风险。

  • 尼泊尔

    尼泊尔和中国关系长期友好,两国建交时间长达60余年,在各领域展开了许多合作。尼泊尔民众对华态度友好。2009年建立和发展世代友好的全面合作伙伴关系后,两国关系更进入了新的历史发展阶段。尼方积极支持“一带一路”战略,为中尼经贸关系的进一步合作提供了良好的外交环境。中企可重点投资尼泊尔的电力、旅游及基建行业。对尼投资时需注意政治风险、地缘政治风险和自然灾害等风险。

  • 阿尔及利亚

    阿尔及利亚与中国已经签署关于“一带一路”倡议的合作备忘录,两国将加强合作,打造区域贯通的交通走廊。阿自然资源丰富,劳动力成本低,国内市场大,但工业基础薄弱。而中国是一个能源消费大国,拥有完整的工业体系,在基础设施建设、制造业等方面优势明显,并积极“走出去”,与阿尔及利亚有着优势互补的关系,两国在机械工业、铁路、冶金、基建、石化、新能源等领域有着广阔的合作空间。但阿社会局势不稳,企业面临国家动乱风险,同时地区恐怖主义势力也给企业带来安全威胁。

  • 缅甸

    2020年11月,民盟在缅甸大选中获胜,获继续执政地位,但仍受限于军方的政治影响力,并且与军方在修宪问题上仍有分歧。2021年2月1日凌晨,缅甸发生军事政变,军方宣布,实施为期一年的紧急状态,在国家紧急状态结束后,缅甸将会重新举行大选,国家权力也将移交给新当选的政党。缅甸政局面临动荡,同时,存在不少安全风险因素,其中最突出的是“民地武问题”。缅甸经济高度依赖外国直接投资,经济政策与外界预期有较大差距,吸引外资的优劣势都比较明显。根据缅甸国家出口战略,2020-2021财年优先发展的领域有农产品基础食品加工、纺织服装、工业和电器、水产品、林产品、电子产品、综合服务及交通运输、质量管理、商业信息服务、开发创新等领域。缅甸正处于转型的快速发展阶段,市场潜力大,它是连接东南亚和南亚两大市场的重要通道,可外延市场并能吸引许多不同行业的外来投资者。2020年1月,中缅两国宣布共同构建中缅命运共同体。从长远来看,中缅“一带一路”合作前路漫漫,但两国产业优势互补,合作意愿强烈,经贸投资合作的可持续性前景较好。

  • 老挝

    老挝是东南亚唯一的内陆国家,没有出海口、基础设施落后、腐败程度高、政策透明度低、法律体系不健全、信贷市场发展缓慢和缺乏熟练劳动力等劣势一直制约着老挝的经济发展,也严重拖累了老挝的营商环境表现。老挝提出的“变陆锁国为陆联国”的“走廊国家”发展战略,与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高度契合,老挝也成为东盟中最为积极、坚定支持“一带一路”的成员国之一。在系列双边和多边机制的推进下,中国对老经贸、投资合作近年来成长较快。老挝存在的投资机会集中于三个“富矿”:能源矿产、农林业,以及中老铁路开通带来的旅游业投资机会。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对中老合作、中国企业投资的影响都不大,因为中企在当地投资的能矿、农林都是相对集中的工作环境,中老两国园区合作也获得持续推进。老挝市场是一个发展的市场,对中国投资者来说,将来有挑战,也更有机遇。

  • 乌克兰

    乌克兰投资风险较高,但中乌两国合作空间广阔。乌克兰正处于经济复苏期,受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援助,但也处于退出独联体后等待加入欧盟的过渡期。乌俄关系持续恶化,与西方国家的联系尚不紧密,国内商品需求日益增长,在经济和贸易上又对俄罗斯有较大的依赖性,“一带一路”倡议的可发挥空间有限。目前,中资企业可以进入的投资合作领域有农业、能源业、基础设施建设等。

  • 美国

    美国政府高度重视和建设下,美国营商和投资环境向来全球领先,是创业和投资的好去处。然而,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和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美国政治和经济环境或在未来一年趋向波动。中美政治和经济关系或短期内无法恢复至平稳水平,对中国企业在美投资以及中国人在美创业造成困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