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国际董事长:全球宏观信用风险增加 世界评级体系亟待改革

来源:新华社 2016-07-19 09:16:00

中国主要评级机构大公国际信用评级集团(大公国际)董事长关建中在18日世界信用评级论坛开幕的主旨发言中说,世界经济治理未能达到预期效果的最直接原因是背离了信用经济发展规律,未将正确评级纳入世界经济治理体系。

t0188fa4e75585f28b5

新华社信息北京7月19日电(记者谢鹏、魏忠杰)中国主要评级机构大公国际信用评级集团(大公国际)董事长关建中18日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当前全球宏观信用风险增加,考虑到信用评级对资本等信用资源的流向和分配具有关键作用,以及目前世界评级体系的缺陷,相关改革应进一步推进。

关建中是在参加世界信用评级集团与大公国际信用评级集团联合主办的世界信用评级论坛期间接受记者采访的。他在18日论坛开幕的主旨发言中说,世界经济治理未能达到预期效果的最直接原因是背离了信用经济发展规律,未将正确评级纳入世界经济治理体系。

据关建中提供的数据,2008年全球债务规模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为242.4%,而2015年这一比例达到286%。他认为,在结构性改革艰难,宽松货币政策持续的情况下,世界经济一方面债务没有明显减少,另一方面经济增长疲弱,债务负担和对应偿债的财富创造能力之间的“剪刀差”仍在扩大。

关建中分析,沉重的债务负担拖累了各国经济增长,世界进入高债务、高风险和低增长时代。高负债发达国家债务风险有可能在新的薄弱环节爆发,美日欧等发达经济体依然没有摆脱债务“引擎”的角色。同时。西方评级机构没有把世界信用资源引入有财富创造能力的经济体,导致信用资源占有与财富创造比例关系严重失衡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据关建中介绍,在这次国际性论坛期间,与会者非常关注世界评级体系改革,以及中国机构在其中应如何发挥作用等焦点问题。他认为,评级就是算账,算清楚有多少可用资源以支撑偿还债务。财富创造能力是偿债来源的基石,因此评级的标准应该是预测偿债来源与财富创造能力的偏离程度,偏离越大,风险越大。从2008年金融危机及其后暴露的问题看,西方机构评级存在很大偏差甚至是失误,需要有更多行业参与者提供更多元化的评级参考,以建设能够真正承担责任的新型世界评级体系。

此外,据论坛主办方介绍,众多与会者认为,中国推动的“一带一路”倡议已成为世界经济新一轮发展的一个新思路、新实践。资本跨国流动是推动“一带一路”建设的根本,而传统模式难以实现资本互联互通,需要通过评级体系改革,创新评级联通模式,创造适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新融资工具。世评集团国际顾问理事会主席、法国前总理德维尔潘认为,中国信用体系的推动和创新将起到示范作用,引领亚洲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信用体系建设,对世界经济治理体系产生深刻影响。

本届世界信用评级论坛为期两天,以“世界经济与信用评级”为主题,聚焦信用评级对世界经济的影响、“一带一路”资本与评级联通的新模式和中国信用体系建设对世界的意义等议题,以期为实现更稳定、更有活力的世界经济做出贡献。

责任编辑:顾雯丽

扫描推送到手机

相关新闻
经济开始复苏 巴西信用风险降至两年多来最低

报道称,海通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詹基尔·桑托斯(Jankiel Santos)表示:“巴西政治的不确定性减少,经济团队在持续推动改革的发展,这有利于巴西资产的价格增长。”

报告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主权信用风险差异性大

东方金诚研究发展部副总经理王青建议,首先要准确把握“一带一路”沿线各区域、各国的主权信用特征,在不同风险条件下制定差异化投资策略;事实上,自2013年正式提出以来,“一带一路”也推动了亚洲信用体系一体化建设。

大公国际发布“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信用风险报告

在41个受评国家中,高稳定国家仅有一个,极高风险国家数量亦相对较少,分布在低稳定区域的国家最多,表明“一带一路”建设推进面临的整体政治风险较高。其中,新加坡是唯一高稳定国家。处于第二级别较稳定的国家有14个,中东欧分布最广。

精彩视频
  • 疫情就是命令 防控就是责任

  • 新的一年,出发!

  • 禾下乘凉梦 一稻一人生——“共和国勋章”获得者袁隆平

  • 小额信贷扶贫的践行者——杜晓山

  • 雅万高铁:中国高铁“走出去”的第一单

  • 乌兹别克斯坦举办第二届汉语学生艺术节

信息平台
    一带一路图片
    一带一路问答
    热词
    电子刊
    一带一路专题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