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内部在关联性不断增长的同时,还与外部力量一道,带动形成一个新的经济全球化体系。简单地说,就是旧的、以发达国家为动力和主导的经济全球化体系走向“终结”,而新的、以主要处于亚洲的新兴经济体为重要动力来源的经济全球化体系正在成形。

回望二战结束之初,当时没多少人想到,美国今天会以一个“动荡国家”的形象展现在世人面前。到了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和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之际,已经有人惊呼出现了一个“分裂的美利坚”。而今年总统大选,美国的社会撕裂和政治对立程度更加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有人甚至开始担心美国会不会再次陷入内战。

这样的美国当然不再是“美国世纪”话语下的美国,20世纪中下叶以来,美国的霸权和在世界上的领导地位,曾是人们在看待“国际政治”“国际关系”时的政治常识。但这正在成为往事,有欧洲国家媒体不久前就刊发文章说,当美国致力于整顿其国内秩序时,“欧亚世纪”开始了。

“关联亚洲”的形成

中国人常说,风水轮流转。当20世纪中下叶的人们频繁谈论“美国世纪”时,他们应该很少会想到,就在一百多年前的19世纪前期,世界还曾“三分天下”。那时欧洲虽然已经傲视全球,但亚洲东部以中国为中心的东亚国际体系与亚洲西部的奥斯曼帝国体系,仍与之并立于世。直至19世纪中期以后,曾经作为世界中心地带的亚洲两翼,才在欧洲的殖民扩张冲力下分崩离析。从19世纪中期到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亚洲被迫卷入到欧洲的殖民体系中,呈现出来的乃是“离散”状态,组成亚洲的各部分在欧洲列强的你争我夺中相互分隔,除了少数国家,亚洲鲜有独立的政治实体,也就谈不上有亚洲国家间的正常经济、政治和文化联系。

这一页已被逐渐翻过,进入新世纪以来,亚洲正在转变为“关联亚洲”。它的初始启动,来自20世纪下半叶东亚在普遍获得国家独立后开始寻求工业化和经济发展。日本的“雁阵模式”与中国的“世界工厂”在亚洲同时存在,并共同构成了一个连环套或编织袋,一点点将东亚区域各国的经济连成一张网络。这张以工业化、外向型经济为主要特点的经济网络形成后,因为对市场、能源、原材料的需求,又向亚洲的其他区域伸出触须,将整个亚洲编织进一张共在的亚洲之网。

这也使21世纪的亚洲出现了在其19世纪、20世纪里所未见的新场景,主要表现在:亚洲重新成为世界经济重心,全球贸易和投资重心也不断向亚洲转移。亚洲的内部贸易对亚洲国家也日益重要,所占权重已经超过与域外国家的贸易。另外亚洲两翼在经济上正在成为一个世界,最能表明这一点的就是能源消费,亚洲东部国家已取代欧洲和美国成为亚洲西部国家能源出口的主要消费者。

在亚洲因为普遍的经济发展而产生出内部关联性后,亚洲内部的多边合作组织及相关制度安排,在20世纪后期以来获得长足进步,东南亚国家联盟、阿拉伯联盟、南亚区域合作联盟、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上海合作组织、亚洲合作对话等机制先后出现。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后,地区合作的主要目标是促进共同发展的机制和平台,如今已扩展为追求经济、政治、安全、环境等的全面性目标,域内合作机制展现出综合性功能,而有待创制的公共产品,则是覆盖整个亚洲的经济、政治和其他方面的共同治理机制。

亚欧“世界岛”在形成

亚洲内部在关联性不断增长的同时,还与外部力量一道,带动形成一个新的经济全球化体系。简单地说,就是旧的、以发达国家为动力和主导的经济全球化体系走向“终结”,而新的、以主要处于亚洲的新兴经济体为重要动力来源的经济全球化体系正在成形。处于亚非拉“第三世界”的后发国家,相当程度上为亚洲的复兴所带动,它们之间的经贸关系在20世纪后期以来不断加强,而与发达国家的贸易往来则持续下降,这些国家间在初级产品和工业品生产上的分工合作,复制了历史上的全球化物质产品交换方式。

这个新全球化体系在两个方面打破了“美国世纪”:一是在这一轮全球化的前期,贸易、投资主要是在发达国家内部,但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来,贸易、投资逐渐转向非西方国家,全球贸易、投资主要集中在西方国家之间的状况被打破。二是亚洲的经济复兴,也在塑造新的地缘经济结构,亚洲和欧洲之间对彼此的重要性都在提升,相互经贸往来已逐渐取代以往对美国的经济依赖。特别是最近一些年来,欧洲与亚洲的地理距离,已因交通条件的改善大大拉近。

“美国世纪”难以为继

在中国与欧洲通过大海开始往来的17、18世纪,欧洲人满怀着好奇心来到中国,并曾将中国视作自身前行的样板。非宗教的中国社会成为德国莱布尼兹、法国伏尔泰等一大批欧洲贤哲的灵感源泉,对欧洲出现启蒙运动起到了一定的助推作用。这种由于地理隔绝而带来的美好想象,最终在19世纪以欧洲“海洋文明”击败中国“大陆文明”而收场。中国人与欧洲人都同时发现:他们并不生活在一个同样的世界。在国际铁路如今将中国与欧洲通过陆地联为一体后,欧洲文明与中国和亚洲文明的彼此误读,很大程度上已成昔日往事。便捷的陆地交通,正在与传统的海洋运输手段一起,使欧洲与中国——广义上说是与亚洲甚至还有非洲,逐渐在相互张望中联成一个经济世界。

在全球最重要的十大经济体中,除美国、巴西和加拿大外,其他全部在亚洲和欧洲。这两大洲合在一起,占了全球经济的大多数,它们的分量名副其实构成了“世界岛”。当这个“世界岛”内出现强大的不为外界所能左右的合作意愿与势头时,世界其他区域都将是美国已故地缘政治学家布热津斯基所说的亚欧大陆之外的“小岛”,以往在对欧洲以及亚洲重要区域的控制基础上所形成的“美国世纪”,其难以为继也就可以想象。

本文作者系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程亚文,文章来源于“环球时报”。

扫描推送到手机

相关新闻
非洲大陆自贸区:在加速非洲内部贸易中的核心作用

阿尔及利亚官方通讯社“阿通社”1月23日发布题为《非洲大陆自贸区:在加速非洲内部贸易中的核心作用》的报道。

安徽肥东县经济持续回暖向好

近年来,安徽省肥东县全面落实“六稳”“六保”工作任务,统筹推进疫情防控、防汛救灾和经济社会发展,经济持续回暖向好,社会发展大局稳定。

合肥蜀山区小庙镇跻身全国百强镇

《2020中国镇域经济发展报告》发布,依据经济规模、经济活力、人均水平等标准评选出“2020镇域经济综合实力500强”。在该榜单中,小庙镇入榜,跻身第99位。

精彩视频
  • 【新年问候】握在手心里的祝福

    【新年问候】握在手心里的祝福

  • 寿仙谷李明焱:中医药需守正创新 助力健康中国

    寿仙谷李明焱:中医药需守正创新 助力健康中国

  • 红西凤的历届展望大会之旅

    红西凤的历届展望大会之旅

  • 红西凤以卓越品质邀世界雅鉴醇香

    红西凤以卓越品质邀世界雅鉴醇香

  • 红瓶金字 以品质获认可

    红瓶金字 以品质获认可

  • 红西凤让世界领略凤香甘洌

    红西凤让世界领略凤香甘洌

信息平台
    电子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