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丝路首页
一带一路国家级信息服务平台

西共体加快推出统一货币ECO

来源:经济日报 责任编辑:黄秀环 2021-06-23 11:01:50

尼日利亚阿布贾机场航站楼。奥拉屯基·奥巴萨摄(新华社发)

西共体国家宣布,将于2027年发行统一货币“艾克”(ECO)。按照计划,各国将用5年时间适应未来地区经济形势,推动各自相关经济指标“达标”。对此,各方看法不一。主流观点认为,西非法郎与当年的法郎、今天的欧元挂钩,在国家经济困难时确实是保障,但在经济转好时则更多表现为“受到铸币税的剥削”。反对观点认为,失去大国保护的统一货币将无法抵御外部金融风险。同时,法国方面也不愿看到西非法郎消失,更不愿意看到覆盖西非15国的统一货币诞生。尽管外部阻力大、未来道路也曲折,但是西非国家已经表明了坚定走一体化道路的决心,西共体国家统一货币步伐难挡。

肆虐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严重迟滞了世界经济的发展。在此背景下,非洲依然没有放弃“一体化”步伐。继非盟今年1月1日启动“非洲自贸区”后,6月19日,在加纳首都阿克拉召开的西共体峰会上,成员国领导人决定将于2027年发行西共体统一货币——艾克(ECO)。

届时,统一货币将取代目前在西非经济货币联盟内贝宁、布基纳法索、几内亚比绍、科特迪瓦马里尼日尔塞内加尔多哥8个国家流通的西非法郎和佛得角冈比亚、加纳、利比里亚、尼日利亚、塞拉利昂、几内亚7个国家各自的货币。

峰会后,西共体委员会主席布鲁表示:“我们已经有了新的路线图和覆盖2022年至2026年的新《趋同(标准)公约》,2027年新货币将诞生。”从布鲁的讲话看,此次峰会为趋同标准提供了“弹性步伐”,各国将用5年时间来适应未来地区经济形势,以推动各自相关经济指标“达标”。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5年时限太短,特别是未来石油输出国经济前景尚不明朗,在2027年实现原定目标难度不小。

“非洲一体化”是非洲人民多年的夙愿。仅就西非地区的情况看,早在2009年,西共体便开始谋划未来统一货币。两年前的2019年6月29日,西共体峰会为新货币制定了路线图和各国必须达到的涵盖相关经济指标的趋同标准,并规定实行统一货币后的西共体央行将采用联邦制,在参考整体通货膨胀目标的基础上采取浮动汇率制。

与此同时,西共体各国领导人还决定为这一进程确定严格的趋同标准。比如,“首位标准”包括通货膨胀率在10%以下;减少国家预算赤字(不包括捐赠款),使其占GDP的比率不超过3%;央行支持财政预算赤字的额度不得超过上一年国家总税收的10%;外汇储备至少保证3个月的进口需求等。“次位标准”包括维持现行积极的银行利率;不能积累新的内部应支付款项并积极消化原先相应款项;为保障国家正常运转,最佳税收税率至少到达20%以上;公共部门工资总额不能超过国家总税收额的35%;每年至少拿出20%的国家总税收以提高公共投资力度;等等。

不过,原定于2020年生效的新货币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全球经济下滑及疫情的影响,公共健康危机严重恶化了西共体国家相关经济指标。在尼日利亚等国的提议下,这一进程被迫推迟。今年1月23日西共体(视频)峰会决定,今年暂停执行《趋同标准》。

资料显示,去年西共体多数国家经济指标无法“达标”,该地区整体GDP萎缩了1.7%。特别是占西共体GDP约70%份额的尼日利亚,去年的通货膨胀率高达15%。多国为抗击疫情而被迫动用的预算赤字也已“超标”。此外,去年春季,西非经济货币联盟就遭遇过困难,并主动宣布联盟内绝大多数国家经济指标无法满足《趋同标准》,其中多哥是例外。

实际上,对于统一货币这件事,各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西非经济货币联盟8国一直使用西非法郎,其汇率原先与法国法郎挂钩,现在与欧元挂钩。同时,上述8国须向法国央行缴存其50%的外汇储备。主流观点认为,西非法郎在国家经济困难时确实是保障,但在经济转好时则更多表现为“受到铸币税的剥削”,无法为已经转好的经济保驾护航。反对观点认为,失去大国保护的统一货币将无法抵御外部金融风险,货币存在快速大幅贬值的可能性,西非政治家们在“冒险”和“赌博”。

还有一个需要关注的问题是,法国一直非常在意非洲的依赖,自然不愿看到西非法郎消失,更不愿意看到覆盖西非15国的统一货币诞生。2019年6月的西共体峰会后,法国高官们不断提醒西非经济货币联盟国家“想好了再行动”。

应该说,法国很难阻挡西非国家一体化进程。2019年底,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与科特迪瓦总统瓦塔拉会见时,表达了法国同意并支持西共体推动统一货币政策的态度,并签署了货币合作改革协议,尽管这一表态多少有些不情不愿的味道。2020年12月,法国又与西非国家央行签署了涉及统一货币的《担保协定》。今年5月,法国央行向西非国家央行退还了50%的外汇储备缴存款。

根据协定,法国仍然具有优先获得该地区对外金融交易信息的权利。发生外汇短缺时,法国原先担保义务自动消失,该地区国家应首先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求助。一旦需要法国出手帮助时,该地区必须向法国央行缴存其80%的外汇储备,而非此前的50%。从中不难发现,法国还保留了重新干预新货币的“后门”,而且门槛更高了,并且带有一定“惩罚性”。协定最后还声明了法国立场,即认为西非法郎的改革虽然是一项重大变革,但法国很难从中看出西非经济货币联盟能有何斩获。这一表述很明显流露出法国“挽留”西非法郎的意愿。

不过,无论外部阻力有多大、未来道路有多么曲折,这次峰会已经明确表达出西非国家坚定走一体化道路的决心与愿望。非洲大陆已清醒认识到,唯有靠自己才能开创出一片新天地,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和非盟《2063年议程》愿景。

相关新闻
西共体暂停几内亚成员国资格

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西共体)成员国8日召开线上特别会议,决定暂停几内亚成员国资格。

西共体成立贸易促进组织TPO网络

据《先锋报》7月19日报道,西共体成立贸易促进组织TPO网络,尼日利亚出口促进委员会主任阿沃洛沃担任主席,科特迪瓦出口促进组织的首席执行官姆本格担任副主席。

专家:欧亚经济联盟近期不会启动统一货币

欧亚开发银行、欧亚稳定发展基金首席经济学家维诺库洛夫当天出席《扩大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本币使用》线上发布会时表示,根据欧亚开发银行和一体化研究中心此前开展的研究,如果在当前条件下启动欧亚经济联盟统一货币,可能对各成员国经济产生负面影响,未来10年内启动联盟统一货币不具备条件。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