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丝路首页
一带一路国家级信息服务平台

【见·闻】魏德曼离任,欧洲央行在宽松的路上越走越远?

责任编辑:黄秀环 2021-11-13 14:03:58

新华丝路法兰克福11月13日电(记者邵莉)德意志联邦银行(德国央行)行长延斯·魏德曼近期突然宣布将在年底提前离任(任期至2027年),仍处在组阁谈判中的德国新一届政府会选择谁来接替他?作为欧洲中央银行决策层中响当当的“鹰派”,魏德曼离开后,欧洲央行是否会在超宽松政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图片一说明:目前欧洲央行理事会全体成员(最后一排从右数第四位是延斯·魏德曼)

2011年,年仅43岁的魏德曼被总理默克尔任命为德国央行行长,他还打破了前任韦伯拥有的德国最年轻的中央银行行长的纪录。当时,有德国媒体甚至用漫画讽刺魏德曼是默克尔手中的“洋娃娃”。

然而,魏德曼主政德国央行的十年中,令人们印象最为深刻的却是他一直坚持货币政策独立性的“强硬”态度:因为魏德曼的坚持原则、不让步,默克尔曾经不得不面对各国重压而落泪;在很多人看来前任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是拯救欧债危机的大功臣,而平常沉默寡言的魏德曼却从一开始就言辞犀利地抨击德拉吉主导下的无限量购买危机国家债券计划。

尽管在欧洲央行决策层越来越孤立无援,魏德曼却从来没有改变过他的态度:欧洲央行不能模糊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界限,沦为政府的印钞机。他很早就警告说:“我们不应低估央行购债可能会像毒品一样上瘾的危险。”

在他写给德国央行员工的离职信中,他还在提醒“不要片面看待通缩风险,更不要忽视未来的通胀风险”。“稳定导向的货币政策”只有在货币政策不被财政政策或金融市场所“绑架”下才能实现。

德国《商报》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披露称,在2019年失去成为欧洲央行行长的机会后,魏德曼就一直在考虑退出欧洲央行。据说魏德曼与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有着“非常好的私人关系”。他并不想与她像和德拉吉那样进行类似的“斗争”。出于对拉加德的尊重,然后是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他才推迟了离职的决定。

德国曼海姆欧洲经济研究中心的经济学家弗里德里希·海尼曼教授称,魏德曼是欧洲央行理事会中为数不多的不断警告不要过度扩张货币政策的职权范围和过于密切地参与财政政策的成员之一。坚持超宽松货币政策的欧洲央行在2022年能否更好地应对通胀的挑战面临关键考验,如果届时德国向欧洲央行理事会派去的是鸽派成员,将是致命的。

德国自由民主党主席克里斯蒂安·林德纳也表示,魏德曼主张“以稳定为导向的货币政策,在面临通胀风险时,这种货币政策的重要性正在上升。”

然而,从目前接掌德国央行的几位大热人选来看,似乎并没有像魏德曼那样的强硬派身影。

图片二说明:下任德国央行行长的几位热门人选

伊莎贝尔·施纳贝尔(图片二左上):这位德国经济学家目前是欧洲央行六位执行委员会成员之一。被认为是该央行决策层中的重量级人物,她的讲话也被投资者视为关键的声音。

德国《商报》的评价称,施纳贝尔实际上扮演了德国央行行长的角色:向德国公众解释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而魏德曼因为经常与大多数人意见相左,而很难履行好这一职能。

这位曾经的德国联邦政府专家委员会成员到目前为止基本上支持欧洲央行现行的超宽松货币政策立场。她虽然没有被明确视为“鸽派”,但肯定不是魏德曼那样的“鹰派”。

克劳迪娅·布赫(图片二右下):这位自2014年开始担任德国央行副行长的女性一直扮演着技术型官员的角色,并不为公众所熟悉。

在加入德国央行前,她有过在多所大学和著名研究机构、以及德国政府专家委员会工作的经验,并作为金融稳定专家,参与了欧洲系统性风险委员会的工作。

布赫主张银行增加资本金,以及“基于实证的政策建议"。在欧债危机中,她的立场是债权人应该更多地参与进来。她当时认为(截至2012年7月)欧元救助系统中只有一只永久性的紧急工具是不够的;只有欧洲央行或债务解决协议才能结束危机。

有德国媒体认为,这位经济学家既不是“鸽派”,也不是“鹰派”。其所体现出来的“非政治性”,让她不一定是德国在欧洲央行代言者的最佳人选,但不妨碍其在欧洲央行执行委员会中占有一席之地。

约尔格·库基斯(图片二左下):这位资本市场专家自2018年以来一直担任德国财政部常任国务秘书(相当于副部长),是活跃的社民党政治家。社民党在今年德国联邦议会大选中获胜无疑给他带来了更大的机会。

但是相比其他候选人,在著名投行高盛有着近二十年工作经历的库基斯出任德国央行行长可能会招致很大的非议。当初财长舒尔茨(很有能成为德国下一任总理)把他纳入财政部时,就引发了对不小的批评,有媒体甚至称“纵火犯变成了消防队”。在目前德国组阁谈判的三方中,库基斯入主央行很可能会受到绿党和自民党的阻挠。

马塞尔·弗拉茨舍(图片二右上):2013年以来一直担任德国经济研究所(DIW)的负责人,是德国最著名的经济学家之一。他不仅有大量的出版著作,而且在社交媒体上非常活跃。他曾在欧洲央行负责国际经济分析部门长达五年之久。

现年50岁的弗拉茨舍经常在政治问题上表达自己的观点,并且他的立场明显可以取悦社民党。他经常为欧洲央行辩护,并一再生动地将通货膨胀的担忧描绘成夸大其词。

如果下一任德国央行行长真的从上述人选中诞生,基本可以确定的是欧洲央行内部将会变得更加和谐。


相关新闻
【见·闻】基准利率十连加 巴西央行紧缩政策仍未见底

受新冠疫情等“黑天鹅事件”造成的供应链冲击,以及美联储再启加息周期影响,巴西央行紧缩政策仍未见底,经济挑战愈发严峻。

印度央行外汇储备降至5959.54亿美元

数据显示,截至5月6日,印度央行外汇储备降至5959.54亿美元。

前4个月中国实际使用外资同比增20.5% 德国对华投资增速最快

​中国商务部12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4个月中国实际使用外资额4786.1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增长20.5%。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