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丝路首页
一带一路国家级信息服务平台

日媒文章日本应关注中国“新发展阶段”

来源:《日本经济新闻》网 责任编辑:赵娜 2022-01-12 11:09:22

日本经济新闻》1月10日发表日本东京大学副教授伊藤亚圣题为《关注中国的“新发展阶段”》的文章称,新冠疫情已经持续两年,中国政府正在形成新的发展构想。实现这一构想的条件极为苛刻,也就是说,这个人口大国要达到目前中等收入国家中排名靠前国家的水平,还要在少子化、高龄化与收入差距加剧的背景下,从美中战略竞争与全球大流行中突围。

中国2020年提出“国内大循环”这一说法。中国还提出“新发展阶段”的认识,依据是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超过一万美元和消除绝对贫困。致力于缩小贫富差距的共同富裕理论也正在受到重视。自2021年夏天以来,共同富裕这一概念的地位被逐步提高。

纪念中共成立100周年的讲话和第三份历史性决议,均提出了中国已从“富国”阶段迈入“强国”阶段的认识。新发展构想既是对邓小平路线的继承,也是修正和发展。

共同富裕理论一方面继续对创业提供支持、描绘创新发展战略,另一方面致力于扩大消费和缩小贫富差距。具体措施包括提高劳动分配效率,扩大农村集体所有制经营主体分配给民众的利益,在部分地区先行试点征收房产税。这也是要完成从投资依赖型经济向消费驱动型经济转型的目标。

对于邓小平路线的继承,体现在并未否定市场经济与民营企业,甚至外资企业的作用。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承认市场机制与民营企业贡献的改革开放路线被赋予了正当性,这一点也得到了继承。

在对外关系方面,中国正在从两方面推进自己的战略,一是加入现有机制或协定,二是主导成立新的机制。在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申请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同时,中国分别在2020年9月和2021年9月提出了《全球数据安全倡议》和全球发展倡议。

简单来说,在国内与国际这条轴心上,中国新发展构想更重视国内;在增长与分配这条轴心上,从中长期视角出发,更重视消费与分配。在平衡经济发展与国家安全上,对于后者的重视程度正在上升;在经济外交层面两线出击,重点放在新兴国家与发展中国家方向。

中国最关注的就是如何维持民间的活力。一方面中国政府坚持在前沿技术领域引入外资企业,另一方面,针对数字平台企业收紧监管措施。在教育产业方面,政府突然宣布义务教育阶段课外补习班不得再以盈利为目的。在制造业,掌控上游产业的国企的利润总额也可能正在超过民企。这就需要采取平衡措施,缓解短期内给经济造成的下行压力。

在家电和日用消费品行业,中国的民营品牌还在继续崛起。中国式的新兴企业培养路径已经形成,风投企业的资本源源不断流向餐饮业的特许经营门店和面向年轻人的时尚品牌。能否维持眼下依靠民间活力开创新行业的势头,决定了中国能否维系自己的增长轨道。

2022年是日中邦交正常化50周年。日本与既是邻国又是经济大国的中国保持着密切的贸易关系,即便一些令人担忧的问题无法解决,还是需要保持高级别对话渠道。

在中国申请加入CPTPP的问题上,北京表现得颇为自信,毕竟中国的经济体量远非2001年入世时可比,“今天的中国早已不是当年的中国”。

相关新闻
越南农业进入新发展阶段

越南农业与农村发展部报告称,农业生产结构调整战略实施5年来,已取得丰硕成果。一、是促进较快增幅,2017年农业总产值同比增长2.9%,增幅高于2016年2倍有余。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