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丝路首页
一带一路国家级信息服务平台

踵事增华 红木增辉 蒋宝良红木雕刻艺术精品展举行

来源:新华丝路 责任编辑:黄秀环 2022-05-12 17:14:11

4月22日,踵事增华——蒋宝良红木雕刻艺术精品展在浙江省博物馆武林馆开幕。这是浙江省展览馆举办的首场红木雕刻艺术个人专展。作为东阳木雕界首位红木雕刻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蒋宝良深耕行业35年,雕出了姹紫嫣红的别样春色,把红木雕刻从红木家具的装饰艺术中独立光大。

1.jpg

大美不言,把传统做到极致

这是蒋宝良从艺以来举办的首场个人专展。近40件展品包括屏风、宝座、笔筒等,涵盖家具和文房用品,雅致的造型、精致的雕工、经典的画面,令展品散发着雍容高贵的气息,让人窥见了东阳木雕在朴茂绚烂之外,还有雅致华美的风景。

蒋宝良幼年家境贫寒。13岁时,被父亲制作的东阳传统脸盆架上的雕花所吸引,在父亲把花板送到雕花匠家里加工时,跟着看了几回,就无师自通地用下脚料练习。初中毕业时学会了东阳木雕基本雕刻技法。16岁到广东务工,柔软的樟木替换成坚硬红木,使不上劲的双手被不时打滑的雕刀刻出累累伤痕,甚至被削去指甲,血流如注,他却不退缩不放弃,“挣钱的路上没有‘容易’两个字,艺术的路上更是如此。”

2014年,世界手工艺理事会成立50周年庆典暨国际木文化节在东阳举行,已经回归家乡的蒋宝良携新作《圆明园十二月令图》12件座屏参展,斩获业界最高奖项——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金奖。

“这么多年来,蒋宝良始终坚守东阳木雕平面浮雕的基本技法,立志不随流俗转,留心学到古人难,任由外界各种潮流汹涌澎湃,他都恪守初心,深耕传统。”亚太地区手工艺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陆光正在蒋宝良的作品集序言里表示。

“盖踵事而增华,变其本而加厉”,这也是蒋宝良把展览定名为“踵事增华”的初衷所在。他在捍卫传统的前提下,科学慎审地取长补短,严谨细致地雕琢打磨,赋予了东阳木雕工丽精致、高雅脱俗的气质。多次担任评委的陆光正,见证了蒋宝良从东阳市技术能手起步,到全国轻工行业技术能手、浙江省万人计划传统工艺领军人物的硬实力:“可以说,他用传统技艺扭转了世人对东阳木雕‘传统’的观感,让大家见识到传统并不等于落伍,而是可以更精致更高贵。”

融合创新,创素面檀雕体系

行走在展厅里,视线还会被作为背景的复刻名画吸引,《圆明园十二月令图》《耕织图》《月曼清游图》《汉宫春晓图》。这些名画与其衬托的木雕图案几乎如出一辙,互为观照。浙江省博物馆工艺部主任范珮玲尤其欣赏十二扇大型立屏《耕织图》,称赞其构图严谨、雕刻精湛,色彩华丽而古朴,是难得一见的木雕屏风杰作。

2.jpg

把中国传统名画搬上红木,是蒋宝良2009年以来的创作方向。他特意选择界画作为主攻对象,以中国传统建筑作为主体,融人物、山水、花鸟等要素于一体,复兴了这一被“遗忘”的艺术门类。

但是,界画题材的名画层次丰富,画面复杂,需要透视精准,刀无虚发,否则就会失之琐碎,红木幽深浓郁的色泽也容易造型视觉模糊。为此,蒋宝良通过设计,对名画内容扬长避短;同时把东阳木雕平面浮雕中堪称精髓的平面压缩和分层技法,磨练到极致,使得花板上的每个平面分层清晰,压缩到位,干净素雅。在此基础上,把红木家具制作中的刮磨工艺移植到红木雕刻中,利用刮磨后花板彰显的红木肌理、形成的镜面效果,略去了非必要的背景如云气、水纹等,使得画面虚实有致,意境空灵。这套技法被他命名为“素面檀雕”,其具体技法被收录进《东阳木雕家具卷》,供行业同仁学习参考;又形成专著《姹紫嫣红-红木家具雕刻漫谈》,由中国美院出版社出版。

细看这些展品,它们有着共通个性:不仅画面优美,而且造型雅美。多年浸淫于传统红木家具制作,蒋宝良深谙中国传统家具的型、材、艺、韵“四美”,极其讲究比例和线条。他设计的屏风外框比例精当,线条流畅,雕刻简约,外观高雅,与画面华美丰赡的屏心结合,恰如其分地诠释了何为“简繁有道”。这些造型素雅的屏风,各个部件的结合全部采用榫卯结构,每根外现的线条都费工浩繁,充满张力。

一个初始文化并不高的木雕工匠,何以能创作出高贵中见文雅、优雅中见雍容的精品?蒋宝良说,除了不断精进雕刻技艺,还要不断学习提高审美。除了揣摩大量传统家具的造型结构,还多方请益,学习中国画绘画艺术,以古人之规矩,开自己之生面。

此次他向浙江省博物馆捐赠的新作《百年好合》挂屏,设计图就是他对博古题材古画的临摹作品。整个画面背景光素,空洁无物,让观赏者的目光能专注聚焦于画面中心的博古架。架上的花盆里,荷花娇美,荷叶飐风;万年青叶染斑斓,花开烂漫。被摘下的几朵红蕖,正在经历最为绚烂的一刻,嫣香脉脉。四五个毫米的雕刻厚度内,用细致入微的刀法,演绎出几十个层次,动感强烈的花叶造型,令人如观舞姬曳裙、彩凤惊飞,就连花盆上的纹样也用细如发丝的线条演绎得丝丝入扣。

“观蒋宝良的木雕作品是一种美的享受。为了美而创作,创作美的精品,在他的意识里,并没有强烈的市场导向,因此他不为迎合市场而创作,而是怎么美怎么来,什么美雕什么,丝毫不理会现实功利的取向。”亚太地区手工艺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吴初伟表示,他精益求精的态度、一丝不苟的标准,以及对美的事物专注而投入的迷恋,让东阳木雕焕发出别样的艺术魅力。“这种精进技艺、精研作品的执著,正是新时代工匠该有的文化自觉。”

拓展雕材,开红木雕刻生面

除了雍容华贵的“重器”、超逸脱俗的“时玩”,此次展览还增添了数件古雅可爱的“长物”——小叶黄杨独板屏心小座屏。色泽淡黄的小叶黄杨用于雕刻宋代小品画;简洁的外框则以小叶紫檀为材,活脱脱就是“姚黄魏紫”的木雕版。质地洁雅的小叶黄杨经过刮磨后,柔和亚光的质地与宋画小品空净无物的背景相得益彰。“宋画小品背景多呈淡黄或者浅棕,有种岁月沧桑的意味。”蒋宝良说,为了呈现这种天然的“作旧感”,他经过市场调研,比较多种材质后,选择小叶黄杨。虽然它不是红木,但是它成材缓慢,“五年长粒粟,十年长粒谷”,因此肌理紧致。又因为小叶黄杨空心较多,所以宽幅在一尺以上、不裂无疤的独板极为难得。”这不仅仅是为了拓展雕刻材料种类,更是为红木雕刻另开生面,使得画面更加清晰,意境更加清雅。“

为了丰富古画小品雕刻,蒋宝良特意跑到卢宅肃雍堂,仔细观察前人的雕刻,找到了清代黄郁文为肃雍堂灯架雕刻的《风尘三侠》画面,历时数月复原成一座小叶黄杨独板屏心小座屏。在这个创作过程中,他感觉自己逐渐接近古人的心境,一种超然物外、从容游弋的心境。“今天的人们,生活环境优裕,远远胜于古人,更应静心创作,让作品从精品迈向妙品、能品、逸品甚至神品。”范珮玲认为,蒋宝良红木雕刻艺术兼顾东阳木雕与红木家具两大工艺门类,丰富了东阳木雕的艺术表现力,增益了红木家具的文化吸引力,反映出他汲古修绠、踵事增华的学习力与创造力。(吴旭华)

相关推荐
跨越15000公里的木雕情缘 东阳木雕大师收“洋徒弟”

6月11日,第17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一场特殊的拜师仪式在东阳中国木雕博物馆举行。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陆光正向6名来自非洲刚果(布)的留学生授师徒帖,正式收为徒弟。

“非常铸木”!广厦大学非洲留学生作品展开展

6月11日,在第17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到来之际,非洲留学生作品展在东阳中国木雕博物馆开幕。一件件融入非洲文化元素的东阳木雕作品,展示了东阳木雕这一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传播以及中非教育文化交流合作成果。

浙江东阳首场红木雕刻艺术个人专展获好评

近日,踵事增华——蒋宝良红木雕刻艺术精品展艺术研讨会在浙江省博物馆举行,来自业界的专家学者均对展事给予高度评价,并对东阳木雕红木家具行业寄予厚望。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