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丝路首页
一带一路国家级信息服务平台

以何为“贵”,何以成“州”

来源:动静 责任编辑:王晶晶 2023-11-28 15:14:52

物以稀为贵,人以和为贵,“贵”字当头的贵州,以何为“贵”?

论面积,看人口,贵州皆不如毗邻的四川、云南、广西、广东,却时常引起关注,贵州以何为“贵”?

据传,当年刘伯温曾作诗:“江南千条水,云贵万重山,五百年后看,云贵胜江南。”传说真假暂不去考证,仅就字面而言,作为地处西南腹地的内陆省份贵州被认为将要“胜江南”,以何为“贵”?

这个问题,贵州当地人也津津乐道。在贵阳,有人说,天无三日晴,太阳太稀有,所以叫贵阳。也有人骄傲地说,“贵”字嘛,拆开后就是“中一贝”,意思就是说贵州是中国的一个宝贝。还有老百姓调侃说,贵州,就是感觉价格有点贵。

我的台湾朋友陈念萱也不禁发问,贵,是昂贵,还是高贵?作为知名作家、美食家,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她多次进入贵州,遍走九个州市,连续出版数本著作来推介贵州,她认为贵州是一个有“贵气”的地方。

一、山地公园,山多为贵

自古以来,关于贵州有两句名言流传甚广,一句是“八山一水一分田”,另一句是“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人无三分银”。“山地上的中国”——或许这是贵州给外界的第一印象,“塞天皆石,无地不坡”。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名。”在贵州,这句话似乎可以改为:山不在高,多则有灵;水不在深,多则有名。于贵州而言,贵之道,在乎多,首要则是山多。

贵州山脉众多,峰峦叠嶂,山地和丘陵,占全境总面积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全国惟一没有平原的省份:东有“一入武陵山势雄,梵天净土到黔东”的梵净山,西面是“乌蒙山连着山外山,月光洒下了响水滩”,北望“苍山如海,残阳如血”的大娄山,横亘中部的是一望无边的苗岭,此外,雷公山、云台山、黔灵山、福泉山、香炉山、丹霞山……山山相连,起伏连绵。

云南亦有山,相比之下,贵州的山少了几分玉龙雪山高耸入云的苍茫与明净,却多了几分秀气与灵性;与山水甲天下的广西相比,贵州也有喀斯特地貌,虽说输了几分独立与陡峭,却多了那种山外有山,山峦相连的亲近感。

贵州的山,在此地“龙场悟道”的“千古第一完人”王阳明来过,感叹“天下之山聚于云贵,云贵之秀萃于斯崖”。(《飞云崖记》)

贵州的山,被誉为“千古奇人”的徐霞客看过,赞叹“天下山峰何其多,唯有此处峰成林”,在上司(今独山县)的囤山,他写下“其囤因而大,四面绝壁,惟西北有脊通级而上,路必环旋于下峡,故为天险。”

贵州的山,日本著名人类学家鸟居龙藏走过,“途中眺望四周崇山峻岭,峰峦叠翠,组成数列山脉,其走向均由南向北延伸。……费力地翻过一座山后,向前展望,依旧有数座山峰重叠于眼前,无边无际延绵不绝。”

山地公园省,多彩贵州风。在贵州,一切故事都是围绕“山”展开的。

有山就有水。贵州境内没有大江大河,却河网密布,水系发达,长江水系与珠江水系交错,河流顺依地势,自西分流,分别向北、向东、向南。苗岭为界,以北有乌江、清水江、牛栏江、赤水河、洪州河、舞阳河等,以南则是南盘江、北盘江、都柳江、红水河、打狗河等。尤其是都柳江、清水江两岸,峒族、苗族居民顺水而行,依水而居,建筑依山傍水,鳞次栉比,别具风情。

在贵州,有从容流动的水,如清水江;有快速飞跃的水,如黄果树瀑布;有慢得几乎可以忽略时间的水,如大山内部的溶洞;有蒸发的水,落在苗寨吊脚楼上的细雨,洋洋洒洒,如烟似雾;有升腾的水,山谷内弥漫的雾气,丝丝缕缕,如梦如幻;有刺骨的水,跌宕在山涧的溪流;有饱含温度的水,散落在山间的温泉,“气浮兰芳满,色涨桃花然”。

还有如痴如醉的水,一条赤水河,被称作“中国最香醇的一条河流”,两岸酒厂密布,河谷酱香弥漫,创造多少名酒品牌。直到今天,赤水河仍然是长江上游唯一没有修建水电站的支流。多酒的贵州,当然要拜这山山水水所赐。

山水多,景观自然也多,雾锁山头,秋水碧天,飞瀑跃处,更是一寸秋波,千斛明珠,随处皆景。蓦然回首,俨然一副千里江山图:以大山为画布,以河流为水彩,岁月不居,四季轮回,一幕幕多彩画面不断切换,不断上新。

二、绿水青山,山生万物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大山作床,山野之中,水涧之旁,草多,花多,树多,林多,贵州的美食自然随之而多。听说我来贵州,朋友们的第一反应就是“酸汤鱼”。的确,酸与辣,是贵州菜的主基调,这也是“火塘文化”的一种呈现。

有人说,黔菜就是酸与辣的综合体,食材多样,工序亦东南西北各自有別,然今日的贵州菜,主旋律就是黔南的酸加上黔北的卤辣。也是,不管是冷水鱼,还是牛羊肉,佐以草木之香,或煮或烤,皆为美味。

当地朋友则调侃说,贵州菜是美食界的“泥石流”,比如折耳根,有清热润肺止咳之效,很多人未必能适应,再如,豆豉/豆豉耙,糟辣椒,简直是贵州人的最爱。还有独特的牛瘪、羊瘪,分干、湿两种,就像老北京的豆汁一样,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去品尝一下。特色美食,要的就是与众不同。

在贵州,草木之间,从地下的根,到地上的干,从干上的枝,到枝上的叶,从叶上的花,到花上的果,都可入药,“夜郎无闲草,黔地多良药”。作为中国四大中药材产区之一,据载,贵州全省有药用植物 4419 种、药用动物 301 种,天麻、杜仲、黄连、吴萸、石斛被称作“贵州五大名药”。

有山有水就有桥。“世界大桥看中国,中国大桥看贵州”。大桥,不仅仅是大山与大山之间的联系纽带,也是贵州与世界对话的通途。在交通不便的年代,绿水青山被视为穷山恶水,来往行人需要跋山涉水;当“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四方游客可以临水登山;当桥梁遍布,在“地球裂缝”上建世界级大桥不再是新闻的时候,绿水青山就是名山胜水,可以在慢时光里感受山高水长。

有山也容易多矿。贵州是属于“家里有矿”的,矿产资源极为丰富,锰矿、重晶石、汞矿、化肥用砂岩、砖瓦用砂岩,位居全国第一,煤矿排名全国第四,金矿排名全国第十。

在贵州,有山,也意味着有寨,苗寨、侗寨、瑶寨,依山而建,面水而居。寨子里是嘹亮的歌声,是曼妙的舞姿,是迎宾入寨时的“十二道拦路酒”,是与客狂欢的“高山流水”,是世世代代在山林中穿行的族人,生活在仪式里,生活在真实里,生活在意义里。

有山,当然还要有寺,如梵静山之承恩寺。山势雄伟,坡陡谷深,登高望远,云雾缭绕,林海茫茫,山花片片,红云金顶,古佛道场,佛光云海,气象万千。

就像西江千户苗寨拾级而上的苗族姑娘一样,佩戴银饰,以大为美,以多为美,以重为美。确实,山多水多景观多,草多木多美食多,矿多药多好酒多,桥多寺多寨子多,“多”成其美,“多”成其贵。

三、多彩贵州,以彩为州

如果说山多是贵州的底色,那么,彩色,则是贵州的本色。

贵州是绿色的。那种绿,从北到南,从东向西,停僮葱翠,铺天盖地,层次分明,俯仰皆是,淡妆浓抹,砌红堆绿,辅以氤氲弥漫,清风明月,更是绿出了几分仙气袅袅,娇艳欲滴。

贵州是蓝色的。在“地球上的蓝宝石”荔波,仿若童话梦境,一步一景,景景生辉,移步换景,景景传情。古桥潭水幽幽,古木苔藓迹留,古道寂然静候,默默颔首,别有一缕乡愁。

贵州是红色的。当旅客乘坐飞机,在龙洞堡机场起飞或腾空,著名的“红飘带”映入眼帘,像无数面旗帜汇聚而来,扎染成带,贵州,是红军长征时活动时间最长、活动范围最广的省份。

贵州是金色的。作家梁衡来到贵州说,参观一个地质博物馆,才知道原来地球是由 112 颗“金钉子”缝补连缀而成的。中国有 11 颗,最后一颗在贵州。1965年,国际地质科学联合会借用“金钉子”一词来命名地球不同年代的岩层。

贵州是灰色的。安顺屯堡之内的明城墙,古箭楼,讲述着另一个独特的故事,故事里有石头城,也有四合院,有中原,也有江南。

贵州是白色的。冬季可以到贵州来滑雪,在南方滑雪,在冷暖气流交汇的低纬度贵州滑雪,是与东北雪乡迥异到的另一种风情。

贵州是无色的。在王阳明“心学”的诞生地修文,自然无法忽视他的“看花论”。王阳明曾说:“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看花与否,决定颜色几何”,在贵州谈论颜色,又多了几分禅意。

在贵州,大山是彩色的,树木是彩色的,河流是彩色的,服饰是彩色的,脸庞上洋溢的热情也是彩色的。

贵之道,在乎多;州之道,在乎彩。多种色彩汇聚,让“贵州”深深潜入彩色之中。有自然之彩,有人文之彩,有生活之彩,有历史之彩,有神秘之彩,有科技之彩,有思想之彩,有休闲之彩。彩色,意味着丰富,意味着多元,意味着张扬,意味着包容,意味着内涵隽永,意味着活力四射。

从贵州大山走出来的著名策划人王志纲,为“山地公园”的家乡定位是“咫尺神秘,稀奇古怪”。在他眼里,“咫尺神秘”容易理解,近在咫尺,却“不识贵州真面目”。“稀奇古怪”,没见过的山川地貌就是“稀”,说不清的风物习俗就是“奇”,悠远神秘的民族风情就是“古”,没吃过的美食就是“怪”。

“稀奇古怪”是一种彩色,“激情四射”也是一种彩色。榕江“村超”火爆出圈,烟火气,接地气,热烈与欢乐,狂欢与笑声,在日常生活中孕育娱乐精神,未尝不是贵州的活力之彩。

四、九多九彩,自然贵州

朋友说,凡来贵州,皆为“贵”客。我说,凡来贵州,皆为“归”客。一字之别,区别在心态。客人再尊贵,依然是客,在自然之中悠闲半日,“此心安处是吾乡”。

贵州有“九多”,有“九彩”,至少有“九”,又不止有“九”,“天地之至数,始于一,终于九焉。”(《素问·三部九侯论》)

多彩贵州,是一个天然自然之境,是一个自然而然之所,是一个心有所归之处,是一个所至如归之堂。

清光绪八年(1882 年),日本东宫侍讲三岛中洲到访阳明洞,曾作诗:

忆昔阳明讲学堂,震天动地活机藏。

龙冈山上一轮月,仰见良知千古光。

置身贵州的自然山水,这是一个有场景感,还有氛围感,更有价值感的地方。场景感是空间构成,氛围感是人文浸润,价值感是心有所悟。这里,不一定是理想的生活,却隐藏着生活的理想。

临去贵州前,我问陈念萱,何为“贵气”?

她不假思索,在贵州,敬重信仰,心有虔敬,生活才能真自在,而真自在的人,人品自然高贵典雅。急躁的现代人,缺少敬畏之心,往往无法自在,“贵气”也成了奢侈品。

我想,有机会可以多去贵州,在这个“以多为贵,以彩为州”的世界里,尝试做一个现代社会的精神贵族,看看这“贵山贵水”,品品这“贵酒贵茶”。(作者系政邦智库理事长高明勇)

相关推荐
综述:新西兰大品牌看好中国市场潜力

新西兰乳业巨头恒天然集团、新西兰肉类采购、加工和销售企业银蕨农场等大品牌近期表示,看好中国市场潜力,会持续加大投资。

多家外资行持续看好中国债券市场

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春英近日表示,去年9月至12月外资连续净增持境内债券累计逾600亿美元,显示更多外资配置人民币资产。

中企承建柬埔寨首都跨河大桥项目开工

中国企业承建的柬埔寨百达隆巴萨河大桥项目19日在首都金边举行开工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