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经济论坛报》6月22日报道,伊朗经济学家阿扎曼德近日发表评论性文章分析伊朗经济下滑原因。

文章称:“除了运输、采矿和一些服务业,几乎所有的经济部门,特别是石油、工业和建筑业全部陷入倒退。过去的10年中,投资率显著下降,去年固定资本形成总额不到2011-2012财年的70%,随着资本形成率和生产能力的下降,经济将陷入衰退。导致去年经济衰退的主要因素是不稳定的宏观环境、恶劣的商业环境、公共领域的垄断及其在伊朗经济的高占比、金融交易困难、对外贸易障碍以及融资困难。”

文章还分析了几个关键要素。

第一是石油,美国重启制裁后导致伊朗石油出口骤减,今年5月已经降低到40万桶/日以下,而上年4月为250万桶/日。如果剔除石油因素,GDP增长率为-2.4%。尽管去年上半年石油天然气增加值增长了1%,但是在下半年这个伊朗经济的主要引擎表现不佳,增加值减少了29%。石油业不景气为GDP下滑贡献了70%的负面影响,除了石油产量下降的直接影响,这种黑色黄金的收入效应也体现在政府预算中。伊朗有40%的预算收入来自石油出口,虽然远低于邻国80%-90%的水平,但是仍然举足轻重。而今年政府预算看起来十分不稳妥,它基于双重假设,即每天需要出口154万桶原油和凝析油,而且每桶价格不能低于54.1美元。而这些假设基本不可能实现。在美国实施制裁之前,伊朗政府预算是基于有300亿美元的石油天然气收入,这其中240亿美元市政府基本运行预算(包括推进国家石油公司项目),其余的将存入国家发展基金(国家主权基金)。

第二是外汇优惠制度。由于货币大幅贬值,出于减轻居民生活负担的考虑,政府抛出了为基本物资提供优惠外汇额度的政策。但是,该政策不仅未能如政府所愿降低居民生活成本,反而带来负向后果并导致经济衰退进一步加深。伊朗海关数据显示,去年谷物、大米、大豆、豆饼和植物油原材料的进口量分别增长23%、24%、17%、13%和23%。由于分配到了优惠外汇额度,进口商实际过多的进口了这些商品并赚得大量利润。同时,数据显示个人消费总额在剔除价格因素后实际下降了2.2%,显示出总消费需求在下降。这些基本货物的进口增加实际等同于国内生产的减少,低于市场正常水平的汇率刺激了进口而不是消费国内产品,这也是经济负增长的重要原因。

第三是出口管制和政府定价。在去年物价上涨后,政府出台了出口管制政策。这些措施意在控制国内商品价格,但是却对经济造成二次打击。随着国内生产成本飙升,政府决定采取更严厉的定价政策,以反哄抬物价和打击通胀为借口加强对市场的控制。而外汇市场规则和禁止出口商品名单的不断变化使出口商和生产商非常困惑。本来出口利润率高于国内销售利润率可以支撑国内生产商活下去,但是由于出口禁令他们被剥夺了这个权利,导致国内生产更加衰退。

扫描推送到手机

相关新闻
哈萨克斯坦新开通到伊朗港口的滚装船线路

据《哈萨克斯坦真理报》11月26日报道,哈萨克斯坦新开通里海库雷克港到伊朗阿米拉巴德港、恩泽利港的滚装船线路。

伊朗累计新冠确诊病例超90万例

据伊朗卫生部26日发布的数据,伊朗过去24小时新增新冠确诊病例13961例,创疫情以来单日最高纪录,累计确诊病例超90万例,达908346例。

精彩视频
  • 红西凤的历届展望大会之旅

    红西凤的历届展望大会之旅

  • 红西凤以卓越品质邀世界雅鉴醇香

    红西凤以卓越品质邀世界雅鉴醇香

  • 红瓶金字 以品质获认可

    红瓶金字 以品质获认可

  • 红西凤让世界领略凤香甘洌

    红西凤让世界领略凤香甘洌

  • 中国车间故事:中联重科智能工厂初体验

    中国车间故事:中联重科智能工厂初体验

  • 红西凤在国际平台尽显中国白酒魅力

    红西凤在国际平台尽显中国白酒魅力

信息平台
    电子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