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丝路首页
一带一路国家级信息服务平台

中国围岩掘进难度最大铁路隧道贯通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国新闻网 责任编辑:黄秀环 2022-03-29 10:34:12

图为云南大(理)瑞(丽)铁路杉阳隧道进口。 陈畅 摄

经过建设者14年的艰苦奋战,中缅国际大通道重要组成部分云南大(理)瑞(丽)铁路杉阳隧道28日贯通,该隧道是中国在建围岩掘进难度最大、安全风险最高的铁路隧道。

图为云南大(理)瑞(丽)铁路杉阳隧道28日贯通。 马鹏飞  摄

杉阳隧道位于云南省大理州永平县境内,全长13.39公里,地处澜沧江断裂带,共穿越横断山区6条大型断层破碎带。自2008年开工以来,先后发生溜坍、坍塌、突泥、涌水等地质灾害达700余次,其中最后200米围岩,经国内专家组评审为VI级,是中国在建围岩掘进难度最大、安全风险最高的铁路隧道,这座隧道的成功攻克,为中国同类地质条件下的铁路建设积累了经验。

图为大瑞铁路杉阳隧道内大型机械正在作业。 左兴东 摄

“隧道距离山顶有1公里,在高地应力的作用下,隧道最高时相当于每平方米2000吨压力,从而造成软岩大变形单点变形量达1.2米,连续变形区段达2000米以上。”中铁二十三局大瑞铁路项目部现场施工负责人刘相贞说,“即便我们采用了双层大型钢拱架进行支护,巨大的高地应力还是将拱架扭曲变形折断,同一段落最多时换拱达3次,全隧累计换拱3000米以上,在国内外也是罕见的。”

2008年,刘相贞一毕业就来到大瑞铁路修建杉阳隧道,一晃眼就是14年,隧道周围的小树长大了,身边的工友换了一茬又一茬,他却始终坚守在隧道施工最苦最难的地方。整整14年,5100多个昼夜,数万名建设者和刘相贞一样,坚守理想、践行初心,与富水高温高湿等复杂地质、恶劣环境展开搏斗,许多惊险瞬间令人难忘。

图为施工人员在杉阳隧道内作业。 左兴东 摄

隧道围岩软弱破碎,见水就软、遇风就散,就像在“豆腐里打洞”,其中的困难可想而知。隧道进口是反向坡排水,刘相贞印象最深的一次是,超前水平钻打出的涌水瞬间喷出了十几米远,不到一个小时就形成了近4米深的积水,倒灌了近200米,一个多星期的持续抢险才把突水和泥沙排完,现在想起来,还是非常害怕的。

隧道日涌水量最高峰时突破3.8万立方,可蓄满20个标准游泳池,14年来,施工单位抽水泵就用坏了近1500台。

受恶劣地质和地形影响,隧道施工只能采取从进、出口两端独头掘进,巷道式的通风作业模式,使得独头掘进距离超过6公里,空气循环难度大,洞内含氧量不足6.1%,湿度接近100%,隧道最前端的掌子面环境温度常年保持在42摄氏度以上,高温高湿缺氧的环境时刻考验着建设者的意志和体能。施工人员每隔2个小时就得换班,不然体力很难支撑。为改善施工环境,云桂铁路公司组织中铁二十三局等参建单位优化施工方案,改善通风条件,配置吸氧器材,每天运送20多吨冰块进洞给工人降温。

面对随时可能发生软岩大变形、突泥涌水和高温高湿风险,中国国家铁路集团统筹协调和督导推进隧道建设,多次邀请专家会诊,研究制定了以“防溜坍、控变形、止涌突”为核心的施工策略。云桂铁路云南公司组织中铁二十三局等参建单位目标同向、全力攻坚,采用国内隧道施工最强的加固防护举措,结合超前地质探测,对软弱围岩进行超前支护加固,减小变形风险。

图为施工人员在杉阳隧道内作业。 左兴东 摄

中铁二十三局董事长、党委书记、总经理肖红武接受采访时说,“隧道安全贯通体现了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我们调集精兵强将,举全局优势资源全力攻坚,共同参与打响了杉阳隧道攻坚战,确保了隧道的安全顺利贯通。”

“目前,大瑞铁路大理至保山段路基、桥梁工程完成100%、站房建设完成95%。正线累计铺轨100多公里完成78%,电力、通信、信号等‘四电’工程有序推进。”云桂铁路云南公司工程师晏佳斌说,大瑞铁路大理至保山段预计今年内开通运营。

大瑞铁路全长330公里,桥隧比76.5%,是中国《中长期铁路网规划》中完善路网布局和西部开发重要项目,全线采取大理至保山、保山至瑞丽分段建设模式。

相关推荐
银兰高铁最长隧道——香山隧道贯通

​8月6日,历经1387天的奋战,西北在建客专第一长大隧道、新建银兰高铁中卫至兰州段最后一座隧道——香山隧道实现贯通,标志着银兰高铁中兰段施工进展取得重大突破,为全线开通运营奠定基础。

中缅国际通道大瑞铁路保山隧道启动无砟轨道施工

​由中铁五局承建的云南大(理)瑞(丽)铁路保山隧道2日进入无砟轨道施工阶段。无砟轨道作为铁路施工的一道关键工序,其施工工艺复杂,质量要求高,精度控制要求严苛。

滇藏铁路丽香段哈巴雪山隧道正洞中导洞贯通

​27日,滇藏铁路丽(江)香(格里拉)段建设取得重大进展,全线控制性工程哈巴雪山隧道正洞中导洞贯通,揭示和探明了地质条件、有效释放高地应力,为该隧道早日贯通打下坚实基础。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