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丝路首页
一带一路国家级信息服务平台

财经分析:美国政府再陷债务上限危机破坏重重

来源:新华丝路 责任编辑:王晶晶 2023-01-20 10:03:08

新华丝路华盛顿1月20日电(记者许缘)美国联邦政府19日触及债务上限,迫使财政部采取特别措施避免联邦政府发生债务违约。分析人士指出,无节制支出导致联邦政府频繁触及债务上限,国会两党争执不休致使联邦政府屡次迫近债务违约,给美国和全球经济造成重重破坏。

触及上限

美财政部长耶伦19日在写给众议院议长麦卡锡等国会领导人的信中说,由于联邦政府未偿还债务将在当天达到上限,财政部将采取特别措施,在1月19日至6月5日期间启动“暂停发行债券期”,暂停为公务员退休和残疾基金以及邮政退休人员健康福利基金注入新资金。此举将帮助财政部在整体债务水平无法提高的前提下,有能力继续支付其他联邦款项,避免联邦政府发生债务违约。

自1985年以来,财政部已经十余次采取特别措施避免债务违约,而国会两党在联邦政府濒临违约时就债务上限问题展开恶斗更是频频上演的“戏码”。

为争取本党强硬派支持,麦卡锡在竞选众议长一职时同意修改众议院立法规则,将提高债务上限与削减财政支出相结合,这也为民主党人在新一届国会中寻求提高债务上限增加困难。

麦卡锡近日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将现任美国政府比作一个有必要降低信用卡额度的挥霍无度的孩子。他说,“债务上限不能一直增加”,如果民主党人不改变无节制支出的行为,共和党人就会利用众议院多数党地位,阻挠提高债务上限,从而“让国家破产”。他呼吁拜登政府就削减开支同国会共和党人谈判。

但拜登以强硬的态度驳斥了这一提议。他日前表示,不会就提高债务上限的条件进行谈判,国会应该在不附加任何条件的前提下解决债务上限问题。

分析人士表示,与以往国会总能在最后时刻惊险避免债务违约不同,此次“斗法”更有可能以冲击美国经济的灾难性结局告终。在党派斗争加剧和国会分裂之时,这也是对根深蒂固的党派斗争发出的严厉警告。

美国智库两党政策中心(Bipartisan Policy Center) 高级副主任蕾切尔·斯奈德曼(Rachel Snyderman)表示,美国如发生债务违约“纯粹是一个政治决定”,因为政府完全有能力通过经济手段避免违约。

不可存续

美国会自战后不断提高债务上限,当前已达到31.4万亿美元的创纪录水平。这是大规模减税和无节制支出双重作用下的恶果。如果联邦政府继续“寅吃卯粮”的政策,稳定的财政状况将不可存续。

美国会智库机构国会研究服务部(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的数据显示,二战结束以来,国会已上百次修改债务上限。上世纪80年代之2011年,债务上限从不到1万亿美元飙升至16.39万亿美元。2013年至今,国会7次暂时取消债务上限并在2021年两次提高债务上限。政府问责局(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的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的25年期间,国会已22次提高债务上限。

美国会预算办公室(CBO)去年5月的预测显示,截至2027财年末,为避免债务违约,债务上限有必要提高到36.9万亿美元,并在2032财年末进一步提高至45.4万亿美元。

美国政府数据显示,债务上限规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百分比在1946年达到118%的峰值,此后几十年里急剧下降,到1981年降至32%。但近几十年来,美国债务规模大幅攀升。截至2022财年末,债务上限规模占GDP之比已飙升至125%。

斯奈德曼认为,对国会议员来说,“时间不等人”。两党必须认真共同寻找解决方案,不仅解决眼下最为急迫债务上限问题,还要就美国政府面临的更为广泛的财政挑战讨论对策。

破坏重重

分析人士指出,美国政府频繁陷入债务上限危机不仅影响本国民众正常生活、经济增长前景和财政健康,而且围绕提高债务上限旷日持久的争辩将影响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稳定。

对美国民众来说,债务上限危机将对其社会福利构成威胁。一旦特别措施用尽且联邦政府出现违约,财政部将无力为参与联邦社保和医保项目的民众报销费用,民众生活受影响程度不可估量。财政部数据显示,2022 财年联邦政府总支出中,社保支出规模最大,超过1.2万亿美元,医保支出也超过7500亿美元。

同时,本次债务上限危机发生在美国经济衰退预期增强之时,为美国经济前景蒙阴。财政部的研究发现,2011年国会关于债务上限的辩论陷入僵局导致金融市场混乱、信心下降和不确定性增加,限制了当年下半年经济增长率。

斯奈德曼指出,国会围绕债务上限的斗争可能是今年美国经济面临的“最大威胁”。她说,债务上限谈判僵持不下将导致国会无力出台刺激措施避免经济陷入更深程度衰退。而经济放缓则可能会削减联邦政府的税收收入,从而进一步缩短提高债务上限的窗口期。

美国智库预算与政策优先安排研究中心(Center on Budget and Policy Priorities)高级研究员保罗·范·德·沃特(Paul Van de Water)指出,美债被视为风险最低的借贷工具之一,任何削减美国政府信誉度的事件都会提高美债收益率,进一步加重联邦政府偿债压力,对财政健康构成威胁。

此外,如果联邦政府未能及时偿还债务而首次发生债务违约,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将面临灾难。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第一副总裁吉塔·戈皮纳特近日表示,美国政府陷入债务上限危机将“必然”导致政府信用评级存在被下调的风险。这一危机也将使美国和全球其他经济体陷入本不应该面临的额外风险。鉴于美国会两党分歧巨大,围绕债务上限的辩论将异常激烈,“我由衷希望他们能够切实履职,作出正确选择”。

美元之所以能巩固其世界储备货币地位,正是源于全球对联邦政府有能力偿还债务抱有信心。但若发生债务违约,将引发全球市场对美元和美国国债的信任危机。由于全球银行、金融公司、企业和主权国家使用数万亿美元和美国国债来支撑其资产并进行国际交易,美国一旦陷入主权债务危机将导致全球金融体系陷入困境。

相关推荐
拜登政府首迎重要人事调整 前奥巴马顾问将任白宫幕僚长

美国总统拜登27日选定民主党籍富豪、前总统经济顾问杰弗里·津茨为下任白宫办公厅主任,理由是他在卫生保健和经济领域拥有专长。津茨将接替定于2月8日离职的罗恩·克莱因。

俄副外长将会见美驻俄新大使

俄罗斯媒体28日援引俄外交部副部长谢尔盖·里亚布科夫的话报道,他将于下周会见刚到任的美国驻俄新大使琳恩·特雷西。

随笔:非洲应是国际合作大舞台,不是大国博弈角力场

去年年底,美非峰会在时隔8年后再度召开,随后美国高级别官员接连访问非洲。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