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丝路首页
一带一路国家级信息服务平台

通讯:中国朱鹮成为中日友好“新使者”

来源:新华社 责任编辑:顾雯丽 2018-10-18 09:07:53

新华社日本佐渡10月18日电 (记者彭纯、马曹冉) 当地时间17日17时12分,中国朱鹮“楼楼”和“关关”乘坐的直升机缓缓降落在日本新潟县佐渡机场。随后,“楼楼”和“关关”被运送到佐渡朱鹮保护中心。这是中国自2007年以来时隔11年再度向日本提供朱鹮。

对两只朱鹮进行初步身体检查后,佐渡朱鹮保护中心的兽医金子良则博士说,“楼楼”和“关关”很健康,朱鹮已经成为日中友好交流的桥梁,希望今后还能有更多这样的交流。“我们会好好照顾它们,请你们放心。”

佐渡朱鹮保护中心所长长谷川修治说,为了让两只朱鹮快速适应当地环境,保护中心已做好各项准备。怕它们吃不习惯日本食物,保护中心还准备了从中国进口的泥鳅,这也是“楼楼”和“关关”抵达日本后第一顿“美味”。

长谷川修治还说,他们近期会进一步检查两只朱鹮身体状况,观察它们的状态,根据实际情况决定下一步如何饲养。如果状态良好,希望它们尽快繁育。引进“楼楼”和“关关”对改善日本朱鹮种群、增强遗传多样性意义重大。

“楼楼”和“关关”将在保护中心适应一周并接受检疫,之后将搬至佐渡岛朱鹮森林公园。

在佐渡岛朱鹮森林公园担任专职讲解员的品川三郎对这两只中国朱鹮的到来充满期待。“真的太好了!很感谢中国再次给日本的朱鹮送来兄弟姊妹,这样我们又可以获得新的DNA,进行新的人工繁殖,朱鹮会越来越多。”

朱鹮已经成为佐渡岛的名片。在朱鹮森林公园里,在佐渡岛的稻田里,人们常能看到野生朱鹮的美丽身影。如果不是因为来自中国的朱鹮,日本早在上世纪就要彻底与野生朱鹮告别了。

据日本环境省佐渡自然保护官事务所官员佐藤知生介绍,朱鹮在江户时代曾广泛分布于日本境内,但由于滥捕、地区开发和农药滥用,朱鹮一度濒临灭绝。2003年,日本本地朱鹮最后一只幸存者“阿金”老死,标志着日本血统朱鹮灭绝。

佐藤知生说,日中两国的朱鹮保护合作始自上世纪80年代,中方先后向日方提供5只朱鹮,帮助日方重新建立朱鹮种群,日本通过官方和民间保护项目支持中国朱鹮栖息地保护工作。目前,在日本繁殖出生的朱鹮全部是中国朱鹮的后代。日本全境约有550只朱鹮,其中372只为野外自然繁殖的预测数量,主要栖息在佐渡岛。

朱鹮是佐渡振兴地方经济的法宝。以“朱鹮”命名的清酒、牛奶等产品多种多样,朱鹮造型的纪念品、毛绒玩具也颇受欢迎。佐渡大米也因朱鹮受益。朱鹮常在田间活动,为避免农药影响朱鹮生存,佐渡岛农户种植水稻时尝试不使用或尽量少用农药。佐渡从2008年起实施“与朱鹮共生的家乡米”认证制度,获得认证的大米受到日本各地消费者欢迎,逐渐跻身日本高级大米行列。

佐渡的游客大多为朱鹮而来。供职于当地观光部门的祝雅之说,佐渡岛人口只有5.5万,但每年约有20万人前往朱鹮森林公园,他们想在这里看朱鹮自由飞翔的样子。

在佐渡,与朱鹮不期而遇,是一种幸运。正如品川三郎所说:“对大多数人来说,这就像魔法一般,当你看见朱鹮到你身旁觅食时,你会觉得这是一件很幸运的事。”

相关推荐
“文武双全”为塞拉利昂青年“拓宽赛道”

月的塞拉利昂,骄阳似火。在首都弗里敦一所中学里,“中国师父”刘伟正为近百名学生表演五步拳。

专访|塞中友谊结出实实在在的硕果——访塞拉利昂信息与公民教育部长巴赫

“塞拉利昂与中国几十年来结下的深厚友谊已结出实实在在的硕果。”塞拉利昂信息与公民教育部长切尔诺·巴赫近日在塞首都弗里敦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这样说。

世贸组织“中国项目”圆桌会高层论坛在阿联酋举行

世界贸易组织第十二届“中国项目”圆桌会高层论坛25日在阿联酋阿布扎比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