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抗疫——德国经济救助行动的得与失

来源:新华丝路 责任编辑:李璐 2020-10-03 09:42:00

新华丝路法兰克福10月3日电(记者 邵莉)德国无疑是发达国家中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模范生,无论是在医疗层面对死亡率的控制上,还是在经济方面对企业的救援,都有相当出色的表现。德国的财政救助计划在稳就业保企业上成效显著,但当政府决定进一步延长救济措施时却引发了专家们强烈的批评。

疫情暴发后,德国的失业率仅从疫情暴发前的5%上升到6.3%左右,相比美国,从3.5%猛增到14.7%,目前仍为8.4%的失业率,德国的就业市场在疫情冲击下要平稳得多。

德国经济虽然因疫情遭受重创,但没有出现大规模的裁员失业,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德国创造的、在危机形势下对稳定就业非常有效的政策工具——短时工作制(Kurzarbeit)。

11.jpg

德国创造的短时工作制成为危机状态下稳定就业的强有力政策工具

根据德国联邦劳工局的初步统计,6月向536万人支付了短时工作福利,5月为582万人,4月为598万人,这也是德国有史以来最高的短时工人数。7、8月以来虽然短时工作人数继续下降但仍远远高于2008/2009年大衰退时的峰值。

在德国,陷入困境的企业可以在不必裁员的情况下减少人工成本,企业只需为职工向政府劳动部门申请进入短时工作状态。然后企业只要按员工实际的工作量支付工资,而与原薪资的差额部分(税后)由德国劳工部门支付至少60%,有孩子的员工可获得更高比例的补贴。即使这个职工当月没有承担企业的任何工作,也可以从政府领取这样的短时工补贴。而且领取这一补贴超过3个月,补贴的比例还会进一步上调,最高可达87%。补贴先由企业垫付,然后劳工部门返还企业。

当然,一个企业职工能享受这种福利是有期限的。此前德国短时工作福利的最长期限为12个月。但规定在某些情况下,福利的期限可以延长至21个月。而最近德国联邦政府已经决定将短期工作福利延长到24个月。

在德国,如果从事短时工的人收入低于其所要缴纳的房租与政府规定的基本生活保障水平之和,还可以申请额外的政府补贴。无论是否德国国籍的员工都可以申请短时工补贴福利,但员工进入短时工作前原则上要把带薪假期休完。

劳工部门会严格地核查短时工申请提交上来所有文件,特别是最终的报账单,必要时还会进行现场调查,以防止企业骗取政府的短时工补贴。

德国短时工作制挽救就业的突出作用,令其他国家纷纷效仿,西班牙、意大利、法国、奥地利和瑞士都引入了这一制度。从此次疫情期间欧元区失业率仅从7.1%上升到7.9%就可以看出成效。

除了以短时工作制减少和延缓企业裁员外,德国还对企业实施有针对性的财政救援政策。对大中型企业主要是提供政府担保信贷,并建立在必要时收购企业股权的政府基金;而针对小型企业,除了通过政府所有的政策性银行提供信贷,还直接给予无偿的财政补贴。

此次新冠危机中德国联邦政府计划为个体经营者以及小企业提供最高达500亿欧元的财政援助。比如在一些疫情尤为严重的州,5人以下至50人以下的企业可以得到政府9000欧元至25000欧元不等的补贴。那些受疫情影响,营业收入同比降幅超过50%的企业,以及因限制措施强制关闭的企业都可以申请,手续也不繁琐,但补贴需要计入企业的营业收入。而针对个体劳动者,政府主要提供房租方面的补贴。

12.jpg

法兰克福展览中心门可罗雀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德国的就业市场相对平稳,且迄今没有出现像美国那样的企业破产潮(上半年德国企业破产的数量甚至有所下降),政府强大财力支持下的短时工作制,以及暂时冻结破产申请等措施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然而,8月下旬,德国执政联盟决定将上述措施的实施期限进一步延长后,却遭受到广泛的批评和质疑。

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IfW)所长Gabriel Felbermayr认为延长短时工作福利时限虽然可以理解,但公司获得补贴的时间越长,就越有可能产生不良的副作用,因为越来越多的补贴对公平的市场竞争不利。

基民盟中小企业与经济联盟主席Carsten Linnemann认为把短时工作津贴延长到明年春天就足够了,延长到年底太长了。

这个措施也是沉重的财政负担。联邦劳工局表示,今年年底,德国为这项补贴的支出可能高达300亿欧元,这远远超出了此前的预期。而财政部预计进一步延长短时工作时限的预算约为100亿欧元。

事实上,德国2020年的财政赤字规模已超出德国《基本法》规定的债务“红线”水平1000亿欧元,而且2021年,德国将继续存在近1000亿欧元的财政赤字。这对于一向忌讳赤字财政的德国人来说,真可谓是大大破例了。

根据德国联邦政府的最新决议,从3月1日至今年年底,企业申请破产的义务将暂停执行。

有信贷机构研究表明,德国六分之一的公司都可能通过救助基金和暂停破产成为“僵尸”企业,这将对德国经济的生产力产生严重影响。专家们担心,如果疫情对经济的影响长期存在,政府的过度援助可能会造成企业无法作出应对长期后果的快速调整。僵尸经济将抑制产业结构的调整,反而对稳定的经济发展不利。更好的办法是加强公司的股本基础——例如通过对疫情期间亏损的注销,使企业能够在危机后迅速复原。

德国商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Jorg Kramer表示,面对疫情的巨大冲击,政府通过慷慨的短时工作福利和其他措施,帮助企业度过销售额大幅下降的困难时期是正确的做法。但援助的时间越长,实际上已经没有存在可能的企业就会被人为地维持下去。由于破产的持续冻结,这会影响和危害本来健康的公司。“整件事就是在走钢丝。”

德国工商总会(DIHK)总裁Eric Schweitzer也担心延迟破产会产生危险的连锁反应,因此主张用现代企业重组工具来补充破产法,以重建经济层面已经开始丧失的信任。

对比最近两个月服务业先行经济指标不难发现,德国复苏的进程已经明显落后于美国,这其中固然有欧洲疫情限制措施增加的影响,但市场淘汰机制的停滞给健康的企业带来的生存压力恐怕也是不能忽视的。

在9月早些时候举行的德国“汽车峰会”上,反对以购车补贴等财政方式救助德国最关键行业——汽车行业的意见在政府决策层和业界占据了上锋。与会者同意,在11月拿出基于市场概念的加强汽车行业企业股权资本的新计划。

扫描推送到手机

相关新闻
德国3月消费者信心先行指数环比上升

3月德国消费者信心先行指数为负12.9点,环比上升2.6点。

德国去年第四季度GDP环比增长0.3%

德国联邦统计局24日发布的数据显示,经价格、季节和工作日调整后,德国去年第四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增长0.3%。

中德引领中欧合作 中国首超美国成欧盟最重要贸易伙伴

据德国联邦统计局22日公布的初步统计数据显示,尽管受到了新冠疫情影响,但2020年中国和德国双边贸易总额仍创历史新高,达到2121亿欧元,较2019年增长3%。这是中国连续第五年成为德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

精彩视频
  • 《讲述·中国故事》第三集——中国马术运动员华天

    《讲述·中国故事》第三集——中国马术运动员华天

  • 《讲述·中国故事》第二集——“最美奋斗者”王建新

    《讲述·中国故事》第二集——“最美奋斗者”王建新

  • 丝路Vlog:打卡立陶宛美食节

    丝路Vlog:打卡立陶宛美食节

  • 《讲述·中国故事》第一集——“人民楷模”王启民

    《讲述·中国故事》第一集——“人民楷模”王启民

  • 《讲述·中国故事》第二季

    《讲述·中国故事》第二季

  • 【新年问候】握在手心里的祝福

    【新年问候】握在手心里的祝福

信息平台
    电子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