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国家报》网站10月25日发表德国哲学家韩炳哲题为《为何亚洲的疫情治理优于欧洲?秘密在于公民精神》的文章称,首先不得不说的是,日本、中国、韩国新加坡等亚洲国家都成功控制住了疫情。相反,欧洲和美国目前正被第二波疫情压得喘不过气。亚洲几乎没有再暴发疫情,目前的感染数字低到可以忽略不计。恰恰是这些国家表明,即使没有疫苗,我们也能成功应对疫情。与此同时,亚洲国家也在惊诧且不解地看到欧洲民众任由病毒摆布,以及欧洲各国政府无力抗击疫情。

既然两者在感染指标方面存在如此显著的差异,那么不禁要问,亚洲做了什么欧洲没做的事情?

在韩国,对接触者进行严密数字追踪的权限掌握在警方而不是卫生部门手上。追踪行为借助犯罪学特有的技术手段,以及追踪应用程序。在无法全面追踪的情况下,还会对信用卡支付和无数公共监控摄像头拍摄的图像进行分析。

那么,亚洲成功遏制疫情是否如许多西方人所认为的那样,要归功于严格执行、依靠数字监控的卫生制度?

显然不是。我们知道,新冠病毒通过密切接触传播,而任何感染者自己就能列举密切接触者,无需借助数字监控。同时,我们知道,要发生链式感染,谁曾在何时何地短暂停留,谁又去了哪条街并不重要。但那又如何解释无论亚洲各国的政治制度如何,这些国家的感染指标都维持在如此之低的水平呢?中国和日本或韩国有什么共同之处?他们与我们欧洲国家有何不同?日本诺贝尔奖得主山中伸弥谈到一个难以解释的“X因素”。

在1962年德国汉堡发生特大水灾期间,时任汉堡市市政委员的赫尔穆特·施密特曾说:“在危机中才能显露品性。”看来,欧洲在危机面前并未表现出品性。西方自由主义在疫情中更多表现出的是软弱。自由主义甚至似乎在推动公民精神的丧失。正是这种现状让我们体会到公民精神有多么重要。

青少年群体在疫情吃紧时大肆举行非法聚会,向试图驱散他们的警察吐痰和咳嗽,以及人们不再信任政府,这些都是公民精神丧失的体现。矛盾的是,自愿遵守严格卫生规定的亚洲民众却拥有更大的自由。

疫情的悖论是,如果你自愿对自己施加限制,你最终会获得更大的自由。例如,那些以损害自由为由拒绝佩戴口罩的人最终反而不那么自由。

亚洲国家受自由主义的影响不深。因此,他们对个体差异不甚理解和容忍,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如此看重社会责任的原因。但这并不是说,自由主义就一定会导致庸俗的个人主义和利己主义,为病毒所左右。

新西兰是自由主义国家,并且两度战胜疫情。新西兰人的成功还归功于公民精神的鼓舞。相比之下,美国的灾难可以解释为特朗普在其纯粹的私欲和权欲的驱使下,瓦解了公民精神,使美国陷入分裂。他的政策让人完全感觉不到他是我们当中的一员。

自由主义和公民精神并非势不两立。相反,公民精神和责任感是迈入自由社会的重要前提。越是自由的社会,越是需要公民精神。疫情告诉我们什么是团结。自由社会需要一个强大的“我们”,否则就会瓦解成一个自私者的集合体,病毒也就能如鱼得水。如果我们也想在西方讨论一种医学无法解释、阻碍病毒传播的“X因素”,那就只能是公民精神、共同行动和对他人负责。

扫描推送到手机

相关新闻
通讯:疫情下“一带一路”项目建设助力当地民众克服困难

新冠疫情在欧洲多地持续蔓延,严重冲击当地社会经济,也给正在建设中的“一带一路”项目带来很多现实困难:人员、材料、设备进场难,防疫措施增加、生产经营成本提升……

新加坡哈莉玛总统:将确保明年预算案考虑疫情对储备金长期收益冲击

《联合早报》12月2日报道:冠病疫情或许会对投资环境造成长期影响。新加坡哈莉玛总统指出,新加坡政府已启动明年的财政预算案筹备工作,而身为国家储备金的监护人,她将确保政府在权衡如何有效动用储备金时,充分考虑疫情对新加坡长期投资收益带来的冲击。

美疾控中心研究:去年12月美国或已存在新冠病毒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研究人员新近发现,去年12月一些美国人献血样本中已有新冠病毒抗体存在,这意味着那时候新冠病毒或已在美国出现,早于美国官方报告首例新冠确诊病例的时间。

精彩视频
  • 红西凤的历届展望大会之旅

    红西凤的历届展望大会之旅

  • 红西凤以卓越品质邀世界雅鉴醇香

    红西凤以卓越品质邀世界雅鉴醇香

  • 红瓶金字 以品质获认可

    红瓶金字 以品质获认可

  • 红西凤让世界领略凤香甘洌

    红西凤让世界领略凤香甘洌

  • 中国车间故事:中联重科智能工厂初体验

    中国车间故事:中联重科智能工厂初体验

  • 红西凤在国际平台尽显中国白酒魅力

    红西凤在国际平台尽显中国白酒魅力

信息平台
    电子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