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仓,买那么多奶弄啥?”

“给羊喝!”刘建仓把刚买的几箱纯牛奶放到了自己推来的小板车上,“母羊又要下崽儿了,补充营养呢。”

“看那两个肚子鼓鼓的母羊,再有一个多礼拜就要产崽儿了。”刘建仓现在最喜欢呆的地方就是羊圈,每天望着圈里的羊笑的合不拢嘴。“最少能产4个羊崽儿,羊圈都快不够住了,得找地方再建一间羊圈。”

刘建仓自己做梦也没有想到,当了大半辈子穷困潦倒的“拦羊汉”,在他62岁的时候竟然能因为养羊发家致富。

“拦羊”是陕北特有的一个名词。由于陕北毗邻宁夏、内蒙古等地,受北方游牧民族文化的影响,这里一直是一个半农半牧区。陕北多是山区,村民们早上打开羊圈赶羊上山进行散牧,傍晚在山下将羊群拦住,赶羊入圈。

“崖畔畔高来崖畔畔低,崖畔上拦羊我碰见了个你。”这是陕北民歌《三妹子爱上个拦羊汉》的两句歌词。一个“拦”字将陕北人的放牧方式形容的淋漓尽致。

刘建仓所居住的延安市安塞区沿河湾镇马家沟村是个偏僻的小山村,“拦羊”是这里的村民赖以生存的生计之一。在过去,这里的山梁峁盖上、沟渠坡洼里随处都能看到一群群散牧的山羊和身穿山羊皮袄、头裹白羊肚子手巾的拦羊汉。

“拦了一辈子羊也没有挣下钱。”刘建仓双手有先天性的残疾,做不了较重的农活儿,从十几岁就开始拦羊。可是他从几只羊“拦”到几十只羊,生活依然十分的困顿。

“山是和尚头,干沟泥水流”。刘建仓的回忆里满是漫天飞舞的沙尘和满目疮痍荒山。山上树少草稀,放羊上山,羊都吃不饱,饿的到处乱窜。山羊本来就特别的能吃,不仅吃草和树叶,还用蹄子把草根也刨出来吃掉、把树皮啃光。“嘴是一把剪,蹄是四个铲”,为了生计,拦羊的人越来越多,羊群走过之处,寸草不生,坑洼一片。

“春种一面坡,秋收一袋粮。”恶劣的自然环境让这里的农业更是发展缓慢,相比之下“拦羊”还是被人称道的“好营生”。“放羊为挣钱,挣钱为娶婆姨,娶婆姨为生娃,生娃为放羊。”贫困在这里打了一个死结。

“我的小名叫满仓。以前村里人叫我小名的时候我都不答应。家徒四壁,一穷二白,有啥脸叫满仓?我跟村里人说,你别叫我满仓,我叫仓不满。”刘建仓说。

1999年,延安在全国率先开展退耕还林工作。山封了,羊不让放了,刘建仓和村里的许多拦羊汉一样放下了手中的鞭子,重新回到了地里,伺候起了庄稼。

“我这手顶不上事儿,老伴儿也有残疾,只能打打副手,全靠儿子下苦养家呢。”刘建仓的生活一度十分的贫困。虽然村里还有个别人依然偷偷的上山拦羊,但是刘建仓彻底没了养羊的心思。在他看来,养了一辈子羊都没富裕过,何必再去偷偷的养。“山上有点绿色总比没有好。”

脱贫攻坚工作开展以来,刘建仓被村里作为重点贫困户进行帮扶。在包扶部门和包扶干部帮助下,他承包了村里的扶贫弓棚,发展弓棚种植,取得了稳定收入。2018年,刘建仓一家种植弓棚西瓜,年收入达到了近3万元。

2017年,安塞区为了彻底破解林牧矛盾,引进太湖湖羊,发展生态循环农业。沿河湾镇按照发展湖羊替换山羊的思路,2017年率先转型发展湖羊,并在高家峁村建成了5000只规模的湖羊养殖基地。

在养殖湖羊的过程中,沿河湾镇还把闲置土地和闲置的劳动力利用起来,教农民养殖技术。按照“借羊还羊、分户养殖、订单回收”模式,给有劳动能力、有养殖经验的农户分发怀孕的母羊,一只母羊一次生产2-5只幼崽,一年之后领养湖羊的农户将母羊和一只小羊羔还给养殖场,剩下的羊羔留给农户发展自己的新种羊。这样,既可以让农户实现零元养羊的目标,也可以扩大全镇养羊的规模。

这时尝到弓棚种植甜头的刘建仓对自己的生活很满意。当镇上的干部来发动他养羊的时候,他一开始是拒绝的。“再不想养羊了,养羊能挣啥钱,还是安安稳稳的种地好。”

沿河湾镇的副镇长魏飞几次三番的来劝说,几次三番的被刘建仓拒绝,最后拿出了“撒手锏”:“满仓,这是任书记让我来劝你的,让你养的羊也是任书记引进的,你看着办吧。”

魏飞的话一下让刘建仓为难起来。安塞区脱贫攻坚工作开展以来,区委书记任高飞到包联镇、村、户开展包扶工作,落实包扶措施,几次专程到他的家里鼓励他发展产业。刘建仓还记得自己曾经给书记拍着胸脯保证过:“政策这么好,我一定好好干,一定要脱贫致富!”

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是魏飞搬出了任书记,刘建仓只好把早已废弃的羊圈收拾了出来,从养殖场“借”了十只羊开始养殖。重新开始养羊的刘建仓在一开始着实有些恐慌。

“刚开始养殖湖羊的时候我每天睡也睡不着,这湖羊给以前放的山羊不一样,懒得动弹,吃的还多,我总觉得是生病了。”惊慌失措的刘建仓那段时间经常不分早晚的给魏飞打电话,要求只有一个——“退羊”。

即便是在半夜接到刘满仓的电话,魏飞也从来不生气,耐心的给刘满仓做工作:咱们这湖羊具有不善攀爬、四季发情、繁殖率高、生长速度快、食草性好、羊肉市场需求量大等特点,养上半年你肯定发财!

“发财没指望过。但是就冲魏镇长半夜两点都接我电话,给我做工作这个事儿,我寻思着他肯定不会坑我。”刘满仓抱着这样的念头“打卡”似的每天照顾着“借”来的湖羊。

六个月后,刘建仓的湖羊产仔儿了,第一批羊崽儿就有24只。“都怪我都怪我,没给羊吃好,按魏镇长说的应该能产到30只左右的。”刘建仓喜出望外。

一只湖羊幼崽在镇上的养殖场回收价在1200元左右。短短六个月刘建仓的受益达到了将近3万元。魏飞说,湖羊养殖不仅收益高还可以帮助农户解决大豆秸秆、玉米秸秆的处理问题,而且其排泄物肥效好,是种植业的优质有机肥资源,在市场上同样供不应求。

尝到甜头后的刘建仓不仅每天鸡蛋、牛奶,变着法儿的给母羊补充营养,还虚心跟上门指导的养殖场技术员学习了饲料配比、饲养管理和疾病防治等各方面的专业知识。由于湖羊养殖的好,刘建仓成了村里小有名气的“养羊能手”,村民还给他取了个外号,叫“羊满仓”。

“还了借养殖场的10只羊后我留下40只羊滚动繁殖,一年收入超过了10万元。”在刘建仓的示范带动下,原本偷偷拦羊上山的村民也主动到养殖场用山羊换成了湖羊。

盛夏里站在刘建仓家门口向远处眺望,如今的马家沟村野花盛开,绿意盎然,瓜果飘香,湖羊满仓。(郝元杰)


扫描推送到手机

相关新闻
决胜深贫 贵州9县公示拟“摘帽”

近日,铜仁市、黔东南自治州、毕节市和安顺市四个市州人民政府官网分别发布公示,沿河、榕江、从江、纳雍、威宁、赫章和紫云7县拟退出贫困县。至此,加上今年10月12日黔西南自治州发布的《关于对晴隆县、望谟县拟退出贫困县的公示》,全省最后9个尚未脱贫“摘帽”的深度贫困县已全部发布了拟退出贫困县的公示。

安徽泗县:脱贫开出“中药处方”

9月16日,安徽泗县刘圩镇高渡村十几位村民在中药材种植基地里采摘大青叶。“家门口有了挣钱的好去处,我家稳定脱贫有指望了。”贫困户高士录说。

安徽霍邱:冬枣丰收助脱贫

近年来,霍邱县根据当地岗坡地易旱的特点,因地制宜,积极引导农户流转土地,调整产业结构,大力发展绿色生态农业园区,增加收入,助力贫困户脱贫致富。

精彩视频
  • “一带一路”在地生活微视频——《筑梦》

    “一带一路”在地生活微视频——《筑梦》

  • “一带一路”在地生活微视频——《感知·我的2020》

    “一带一路”在地生活微视频——《感知·我的2020》

  • “一带一路”在地生活微视频——《乘风破浪 不惧热浪》

    “一带一路”在地生活微视频——《乘风破浪 不惧热浪》

  • “一带一路”在地生活微视频——《咖啡遇上粽》

    “一带一路”在地生活微视频——《咖啡遇上粽》

  • “一带一路”在地生活微视频——《回家的路》

    “一带一路”在地生活微视频——《回家的路》

  • “一带一路”在地生活微视频——《桑吉瓦》

    “一带一路”在地生活微视频——《桑吉瓦》

信息平台
    电子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