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丝路首页
一带一路国家级信息服务平台

俄专家文章“全球化2.0时代”十大特征

来源:参考消息、俄罗斯国际事务理事会网站 责任编辑:秦川 2021-04-01 11:06:15

俄罗斯国际事务理事会网站3月19日发表该理事会主任安德烈·科尔图诺夫题为《全球化2.0将是什么样?》的文章称,世界迟早将出现并确立新的全球化模式,与本世纪初的旧全球化模式相去甚远,但具备同样的方向和类似的本质特征。

1.没有霸主的全球化

20世纪末至21世纪初的全球化正值美国国际影响力达到历史顶峰。

新一轮全球化将截然不同。美国未必会成为全球化2.0的源泉和主要驱动力。重启全球化不一定需要一个当仁不让的全球霸主。更有可能的模式是建立在多边基础上的横向全球化,其范例已然出现。例如去年底,东盟十国与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加入协定的既有美国的盟友和伙伴,也有华盛顿的反对者。RCEP的主要火车头并非外界此前预料的中国,而是致力于推动该项目20年的东盟国家集团。

至于美国,在新的全球化阶段,其领导层将不得不适应华盛顿并非总有能力处处充当绝对领导者的现实。

2.不再区分中心和边缘

人们在全球化1.0伊始预计,全球化浪潮将从当今世界的经济、政治和技术核心(即“整个西方”)逐步蔓延至边缘。

但在全球化2.0条件下,全球化浪潮多半将反向而动——从边缘向核心,而“整个西方”将开始频频采取与外围隔绝的做法:限制移民、重拾保护主义、将产业迁回国内、民族主义和排外情绪高涨。

在全球化2.0时代,“核心”和“边缘”的概念可能失去原来的意义,因为在任何国家都能找到二者的元素。

3.可持续发展取代经济增长

本世纪初的“旧”全球化是与经济加速增长及个人和社会消费增长息息相关的。应当承认,在全球化1.0年代,各国,尤其是亚洲国家,为消除贫困、壮大中产阶级队伍做了许多事。

但福利远未平均分配。全球化2.0时期,各国成功的主要标准也许不会是实现经济高速增长,而是确保向可持续发展模式过渡。更多注意力将被放在社会平等、生活质量、生态议程、个人和公共安全、应对气候变化等问题上。一味扩大各种形式的消费将成为过去,就连“消费社会”这个概念本身都将发生深刻变化。

4.社会而非金融驱动

充当全球化1.0先锋的通常是跨国金融公司。但2008年至2009年,这种模式就已显示自己的极限。金融资本的全球主义与国家生产和社会领域严重脱节。

有理由认为,全球化2.0的主要驱动器将具有社会而非金融特征。引人注目的是,即使在今天国际贸易和外国直接投资水平显著降低的情况下,跨境信息流量继续稳定高速增长。尽管新冠疫情在短期内成为人们中断往来的因素,但也促进了新通信手段的加快发展,这些手段可能触发建立人类历史上首个全球公民社会的进程。对全球化的新诉求大概将更多源自这个社会,而非各国金融精英。

5.公正优先超越自由诉求

本世纪初的全球化进程反映了上世纪末占主导地位的公众对自由的诉求。而在本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之后,我们看到的是更加明确和更加坚定的公众对公正的诉求。

这意味着在全球化2.0时代,世界在某种程度上仍是不公正的,对某些人来说不公正要少一些,对另一些人来说会更多。在这种情况下,要想全球和区域治理获得成功,就必须在世界或地区对公正的不同理解之间找到平衡。

6.非国家玩家增多

在全球化2.0阶段,我们将看到非国家玩家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得到进一步增强。除非采取广泛的公私伙伴关系(PPP)这种形式,未来许多国际问题都没有解决方案。在未来的这些公私伙伴关系中,非国家玩家未必愿意担当民族国家手中的工具。这些玩家不想成为工具,而是成为伙伴———有自己的利益和优先事项,不同于国家的利益和优先事项。

7.多元主义,而非普世主义

全球化1.0时代适逢政治和经济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在全球取得胜利。但今天,这种因果关系已远没有30年前那么令人信服。政治和经济自由主义正处在艰难时期,其基本原理甚至在西方也受到质疑,而其他一些社会政治和经济模式不仅显示出稳定性,而且在某些情况下还显示出高效率。中美应对新冠疫情的对比可以视为这种新趋势的教科书范例。

因此,在向全球化2.0过渡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将全球化普世主义与国家经济和政治发展道路多元化相结合的问题。全球化2.0将不会要求所有参与者一定要走向自由民主,它必须能够吸纳政治制度具有极大差异的参与者。多边全球项目的推进将不会是围绕共同价值,而是围绕共同利益。

8.异步,而非同步

经济和政治之间日益扩大的鸿沟对整个全球化1.0进程的未来是最危险的:经济要求的是战略性、系统、全球、洲际以及多边的解决方案,而政治需要以战术性、具体、局部及单边的解决方案为优先。

全球化2.0将是异步的,它要求在不同的领域以不同的速度推进全球化进程。例如,民族文化对全球大众文化的抵抗将不会被视为经济全球化发展的障碍。社会维护传统和个性的努力将是对人类统一进程的有机补充。

9.临时联合,而非正式结盟

全球化1.0时代的主要国际组织本希望在全球化2.0时代仍然能够生存。然而,很大一部分国际活动并不是围绕正式的官僚机构,而是围绕具体的政治、社会或环境问题。

为解决这些具体问题,一些全球化进程的参与者将建立灵活的临时联盟,而且不仅仅是由民族国家组成,还可能包括私人、民间机构或其他国际生活的参与者。

10.南北融合,而非东西方对抗

展望即将到来的全球化2.0时代,世界政治和经济的两极分化似乎越来越不沿着过去一个世纪的东西向轴线排列,而是沿着南北向轴线排列。

南北之间的地理边界将越来越模糊。北方通过南亚中东非洲和拉美的特大城市,以及新的经济行业和消费模式越来越多地渗透到南方。南方则以移民潮、新生活方式、宗教及文化的形式向北方渗透。北方摆脱不掉南方,南方也不能没有北方。如果人类不能就文明融合达成共识,那么全球化2.0时代的下场可能会同全球化1.0时代一样悲惨。

相关新闻
美刊文章疫情后将迎来全球化黄金时代

在过去两个世纪里,贸易和全球化的进程是由各国政府和人民如何应对危机所决定的。历史表明,很多危机最终带来了更多而不是更少的全球化。历史力量将推动疫情结束后的再全球化。

崔洪建:全球化与一体化视角下的欧洲不平等问题

认识欧洲的不平等问题主要有两个视角,一是不平等问题在欧洲的观念及其政治和社会实践。二是将不平等问题作为一个观察欧洲变化的视角,包括政治和政策变化。

王辉耀:开放的中国与世界同频共振

在市场规律作用下,全球化已经成为一个不可逆转的历史趋势。随着参与全球化发展的不断深入和自身经济的发展,中国从一个“搭便车”的角色逐渐转变成为一个反哺者,在全球治理中逐渐由旁观者、跟随者转变为参与者、引领者,通过自身发展推动全球化进程,并努力承担起更多国际责任。

精彩视频
新华社记者带你探访丝博会

新华社记者带你探访丝博会

励志100 中国品牌日 14城灯光秀精彩上演

励志100 中国品牌日 14城灯光秀精彩上演

《奋进者》第一集

《奋进者》第一集

RCEP经贸合作高层论坛在青岛举办

RCEP经贸合作高层论坛在青岛举办

华西医院疫苗接种代言人天团来了!

华西医院疫苗接种代言人天团来了!

《中华复兴梦》

《中华复兴梦》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