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丝路首页
一带一路国家级信息服务平台

西媒文章:不介入大国争霸对拉美有利

来源:西班牙《起义报》网 责任编辑:陈聪 2022-04-13 11:01:32

西班牙《起义报》网4月7日发表题为《处在西方和欧亚大陆之间的拉丁美洲》的文章称,

门罗主义未带来好处

在获得独立后,美国开始建设一个强大的总统共和制国家。伴随其领土扩张的理念之一是“昭昭天命”;另一个理念是门罗主义。门罗主义的目的是阻止欧洲重新征服已经独立的前殖民地的任何企图。

在我们现在所称的拉丁美洲,对美国扩张主义的第一位批评者是西蒙·玻利瓦尔。历史学家弗朗西斯科·皮维达尔在他的著作《玻利瓦尔:反帝国主义的先驱思想》中突出了这一点。此外,这位解放者将“大哥伦比亚共和国”设计为在没有美国参与的情况下建设统一拉美国家的第一步。这后来成了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想,但理想仍然幸存下来。

毫无疑问,在21世纪初的第一个进步政府执政周期中,拉美及加勒比国家共同体(CELAC)实现了这种完全拉美主义的一体化。但随着一波商业-新自由主义政府的上台,CELAC失去了昔日所拥有的力量。

尽管有门罗主义的限制,但在19世纪,拉美的经济继续与欧洲联系在一起,而美国则继续进行领土扩张,其影响力最大的区域集中在中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

美国的“起飞”发生在20世纪初。它开始了它的帝国主义时代,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获益。两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成为资本主义世界的主导力量。在这一轨迹中,拉美不仅将其经济重心转向美国,而且也成为美国资本入侵的空间。

美国迫切需要确保其在拉美地区的利益。这种入侵不乏其捍卫者,例如历史学家塞缪尔·弗拉格·比米斯将其称为“保护性帝国主义”,以区别于欧洲人的“自私自利”帝国主义。

冷战确立了美国的大陆霸权。美国重拾了门罗主义,特别是在古巴革命之后,以便在美洲国家组织的外交操作下使拉美加入反共阵营。在上世纪60和70年代,美国实施了频繁干预。

按理说,“保护性帝国主义”应该有助于拉美的经济现代化和加强民主,但这些显然并没有发生。然而,受益于各国的活力,那个时代的“发展主义”最终有助于确立一种自成一格的拉美资本主义,这种资本主义建立在财富的高度集中以及民众生活和工作条件普遍不稳定的基础之上。

从世界多极化中获益

在上世纪80年代,新自由主义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手中进入拉美,跨越国界的全球化和美国的单极霸权主导了世界。

但不可避免的是,几十年过去后,一个新的世界出现了,中俄两国凭借强势发展走在了前列。多边主义和相对多极化慢慢增强。拉美从这些过程中获益,如今拥有了多元化市场,与中国和俄罗斯发展了经济关系,从而使美国利益受到了影响。

乌克兰冲突已成为人类当代历史上的决定性时刻之一。牵涉其中的大国似乎有意将地球分为两个阵营:这是世界的分裂,而不是塞缪尔·亨廷顿在其著作中所设想的“文明的冲突”。

美国总统拜登在商业圆桌会议的季度会议上表示:“将会有一个新的世界秩序,我们必须领导它。”拜登还在国会发表了重要的“国情咨文”,并在其中阐述了他的国家将为获得这一领导地位所做的努力,其中值得特别强调的是社会和税收政策,而这与拉美经济精英阶层主张减少国家干预、削减社会投入和税收的保守、落后思维相去甚远。

除此之外,还有可以被称为“新门罗主义”的努力。美军南方司令部司令劳拉·理查森将军在向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提交的《2022年立场声明》中充分表达了这一点。

该文件警告称,拉美正遭受一系列直接“威胁”美国利益的横向和跨境挑战的“攻击”;被视为对美国有“威胁”的中国和俄罗斯“正在积极扩大其在美国周边地区的影响力”;在经济、外交、技术、信息和军事方面,中国正在“挑战美国的影响力”。

如果拉美将中国和俄罗斯视为“威胁”,将欧亚大陆视为“敌对”地区,将给其经济发展造成严重后果。

在一个已经发生变化并正在进入一个多极地缘政治和多元文化时代的世界中,拉美应该将自己定义为一个和平地区,不干预大国之间的霸权争端。

相关推荐
中拉携手拓展清洁能源合作新领域

​近年来,中国与拉丁美洲以共建“一带一路”为引领,克服疫情造成的不利影响,在贸易和投资持续展现强劲活力的同时,不断拓展清洁能源等新的合作领域,跨越太平洋的友好合作之路越走越宽广。

报告显示冰川融化、特大干旱、极端降雨和森林砍伐对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产生重大影响

世界气象组织(WMO)22日在哥伦比亚卡塔赫纳举行的南美洲国家区域技术会议上发布了一份报告,表明极端天气和气候变化影响。

学者认为美不能用旧思维解决21世纪问题

乔·拜登总统入主白宫以来,他和他的高级顾问们坚称,他们并不希望重回曾经的美苏之间的超级大国竞争,这种竞争主导了世界事务近50年。然而,在就任总统一年后,拜登的行动却截然相反。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