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洲智库|
  • 货币政策的分配效应

    在美国经济中,美联储货币政策的任何大的变化都会创造赢家和输家。不过,那些人收益最大呢,而那些人损失最大呢?在“货币政策的分配效应”这篇文章中,西北大学的Matthias Doepke和Veronika Selezneva以及斯坦福大学的Martin Schneider给这一问题提供了一个答案。

    2016-03-01
  • 美国金融机构改革:解除故障解析,而不是解散机构

    多德-弗兰克法案现在已经五十岁了,但是关于如何实现金融改革的努力依然有增无减,面临着理性决策失去的风险。伯南克最近对Vitter-Warren提案的风险进行了论述,它将限制美联储的紧急贷款权力,超越了法律的限制。此外,还有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努力正在发生:如何对大银行进行监管,从而避免出现“太大以至于不能倒闭”问题的发生?

    2016-03-01
  • 希腊戏剧结束了吗?

    希腊政府及其债权人之间,进行的所谓谈判并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执政的激进左翼联盟党对他们相当不满,因此,试图选择缓兵之计,推迟艰难抉择的到来,也即是在接受一份会害该党在民众中的声望与国家遭受更为痛苦的经济崩溃之间做出抉择。一些评论家认为希腊是混乱,精疲力竭,无力的,相信该国最终将签署协议。然而,与此同时,证据显示激进左翼联盟正在准备向他的债权人的要求说“不”。

    2016-03-01
  • 陷入困境的传统多边开发银行?

    从最近的事态发展来看,似乎当然是这样。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亚行),非洲开发银行(亚行)以及美洲开发银行(IADB)的增资看起来遥遥无期。他们的软贷款窗口增资增长乏力。在机构治理和领导人选择领域,新兴经济体应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方面存在分歧。竞争对手紧随其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只是一个最近的例子。传统的多边发展银行(MDB)的未来会走向哪里。

    2016-03-01
  • 印度将怎样应对全球贸易环境变化带来的挑战?

    当选印度总理后不久,莫迪便公布了其对印度的规划,促进制造业的发展便是其核心目标之一。这一目标将为诸多缺乏一技之长之人提供就业机会。为达到这一目标,印度需改善商业环境、降低成本、鼓励投资。此外,莫迪政府还意识到了将不断增长的制造业融入全球价值链的重要性。/

    2016-03-01
  • 美国的研发费用投入:陷入困境的企业

    美国疲软的生产力增长正在引发新的关于美国研究和开发费用增长的担忧。无数经济学家提到,既没有足够的研究人员,也没有足够的研究人员和商业人士;有人说,研发费用衰退导致了生产力滞后。这些令人担忧的趋势和应对适得其反效应表明,可能是时候重新审视国家创新体系基础的时刻了。总的研发投入费用占经济的份额已经趋于稳定,根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统计表明,2012年研发费用投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约2.8%。

    2016-03-01
  • 令人不安的“四大”银行贷款趋势

    近几十年来,“四大”银行一直在发生改变。政策制定者应该关注的是,这对美国整体经济意味着什么。过去几年里,我国经济的优势之一是,我们国家是一个巨大的单一市场,并且这个市场已经形成很长时间了。一个汽车制造公司可以在每一个州进行销售。1994年,通过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立法打破了州际银行之间的壁垒,1999年的立法,允许商业和投资银行进行合并。得益于1990年代的经济增长和放松管制,银行合并延长期内产生了四个最大的银行,包括美国银行,摩根大通,花旗银行,美国银行和富国银行,在2003年到2008年期间,每年以惊人

    2016-03-01
  • 不平等:都是美联储惹的祸?

    美联储量化宽松政策扩大了贫富之间差距的情况是简单的:美联储购买了大量债券,推动投资者进入股市,房地产和其他资产。富人持有了更多的这些资产,因此,他们比其他人获得的受益更多。

    2016-03-01
  • 来自中间市场的全球性机会

    当人想到美国外资企业时,如本田和宝马这样的大型制造企业就会浮现在脑海中。然而,在100个最大的都市区,只有1.3%的外商独资机构雇佣了超过500名员工,而四分之三的大都市地区拥有的这类机构数目少于10个。因此,虽然吸引外国大型公司的努力可以登上头条新闻,而确保以及扩大中间市场外部投资战略,中间市场也即是那些收入在1000万美元到10美元之间,雇员人数至少在20人的企业,代表了都市区外商直接投资的最佳点。

    2016-03-01
  • 关于创新性利用亚洲开发银行资产负债表消除贫困相关问题探讨

    2015年4月,亚洲开发银行(ADB)理事会批准了一项突破性的创新。40多年来,该行的使命是处理两种类型的贷款。低收入国家从亚洲开发基金(ADF)的ADB窗口获得了丰厚的,优惠贷款和赠款。向中等收入国家提供正常的、以市场为基础的,来自“普通资金来源”类型的贷款。现在,随着大笔一挥,这两项贷款业务将从2017年1月1日起合并。

    2016-03-01
  • 金融行业演化系列I:四大银行

    这份报告是金融部门演化系列的第一部分。该系列主要目的是跟踪危机以来,塑造了银行业的主要趋势。第一部分重点介绍了“四大”银行:摩根大通,美国银行,花旗集团和富国银行。同时,2007-2009年的金融危机暴露了公众对现代银行系统运作方式了解的普遍性缺乏。

    2016-03-01
  • 美国都市地区参与全球贸易和投资规划的10点经验教训

    当前,全球市场动态不断变化,机会不断涌现,为了实现长期和可持续增长,美国都市区参与全球事务的紧迫性前所未有。对相关见解充分了解的地区领导人,可以迅速调整,做好应对挑战,迎接新机遇,并制定出反映21世纪的市场现实的更强有力的全球贸易和投资计划。

    2016-03-01
  • 解决贫困和流动性来自于家庭,而不是不平等

    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学术研究成果就会流入政治血液。一个突出的例子是“了不起的盖茨比曲线”,它描述了收入不平等和代际流动之间的反比例关系。了不起的盖茨比曲线,他的关注焦点集中在不平等的不断加剧上,而忽略了美国家庭面临的真实问题。提高流动性和减少贫困需要解决单亲家庭问题,特别是少女怀孕方面的挑战;改善弱势儿童的人力资本,等等方面的问题。美国的机会在于强化家庭。

    2016-03-01
  • 美国贸易法案与汇率操纵问题探讨

    上周五,美国参议院以62:37的大多数通过了贸易促进权(TPA)的更新。如果TPA不能获得通过,奥巴马总统将不能完成他总统任期内的最大贸易协议: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协议。很少被人注意,但仍然关键的一点是参议员Portman提出的TPA法案修正案的命运。Portman修正案规定了打击汇率操纵的强制执行原则。

    2016-03-01
  • 数据革命会改变我们的融资发展途径吗?

    现在,我们面临着所谓的数据革命。我们比以前有更多的机会,用以搜集和生产高质量的数据。如果我们成功实施SDGs,我们需要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让资金到达需要的地方。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对数据定义、方法、资源进行协调, 按照一个通用、公开、电子格式方式对数据进行发布。未来15年里,来自公共和私人领域以及债务和非债务创造的融资工具的巨额投资很可能会流入SDGs。数据革命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

    2016-03-01
电子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