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丝路首页
一带一路国家级信息服务平台

抗击各类传染病成全球当务之急

来源:美国《华盛顿邮报》网 责任编辑:翟淑睿 2022-09-19 16:59:56

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9月1日报道,在纽约市郊区担任传染病医生的13年里,阿兹法尔·查卡一直在与病毒作战,不仅有常规病毒,而且还有罕见病毒。但他从未经历过一个这样的“病毒之夏”。没有人经历过,至少在这个地区没有过。

新冠病毒已持续约3年,其驱动因素是一种更具传染性的变异毒株;全球暴发的猴痘和一种神秘的肝炎困扰着以前健康的儿童;在伦敦和纽约的排污系统中发现了脊髓灰质炎病毒;查卡在耶路撒冷和自己工作的所在地罗克兰县的患者中发现了脊髓灰质炎,该县位于纽约市以北,人口超过30万。

脊髓灰质炎是20世纪50年代初最可怕的疾病之一,它的卷土重来尤其令人不安。在最近为准备重新认证而阅读的800页医学评论中,查卡发现“几乎没有提到脊髓灰质炎。因为我们当时的印象是,它差不多已经被根除了”。

“传统边界”遭遇侵蚀

气候变暖、森林消失和全球旅行加速了病原体从动物传播到人类,以及在世界不同地区的人际传播。

在过去的50年里,全球人口翻了一番,达到近80亿,这推动了超大城市的扩张,以及对建房、种植农作物和饲养动物的土地的需求。据联合国说,全球土地变化导致每年损失近2500万英亩(约合1011.7万公顷)森林,侵蚀了人类世界和动物世界之间的传统边界。

与动物的密切接触使我们接触到它们携带的病原体,这些病原体导致60%的人类疾病。

美国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研究和政策中心主任迈克尔·奥斯特霍姆说:“我们生活在一个微生物进化的世界里,微生物正在尽可能地利用它们所能利用的一切优势。”

一些专家指出,在更深层次上,我们已经证明了对人类和微生物在地球上所占据位置的根本性误解。病毒出现的时间比我们早很久,而且数量大大超过我们。据英国《自然综述·微生物学》杂志的一篇社论说,如果把所有的病毒首尾相连,“它们将延伸1亿光年”。

德国病毒学家卡林·莫林是这样说的:“我们是病毒世界的入侵者,而不是反之。”

世界越来越关注传染病

2022年夏天可能会成为人类开始了解这一情况的时刻。传染病成了大新闻。

“过去,如果在非洲发生的100起疫情中有一起被报道并引发关注,那都是很难得的。但现在,更多疫情被报告出来。”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传染病、流行病学和公共卫生专业的博士吉米·惠特沃思说。

西方卫生部门和媒体对尼日利亚2017年暴发的猴痘疫情没有给予多少关注,但他们在寻找土壤和污水中的有害微生物方面变得更加积极。

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免疫学和传染病学系博士后斯蒂芬·基斯勒说:“随着我们对传染病越来越关注,随之而来的一件事是,我们现在正研究废水对各种疾病的影响,包括脊髓灰质炎。我们能够在以前可能没有注意到它的地方发现它。”

基斯勒说,他认为今年夏天病毒活动的高水平“部分是运气差,就像一场坏风暴部分是运气差一样。但不幸的是,我们可以开始越来越频繁地预料这些事件”。

科学家最常引用的趋势是人类行为对地球的强大影响。根据联合国的数据,一个重大的转折点发生在2009年,当时城市人口首次超过农村人口。

城市居民的增加导致了水和卫生系统的负担过重和污染,尤其是在较贫穷的国家。这些情况为霍乱等疾病的传播奠定了基础。2010年海地发生地震后,霍乱导致82万人感染,近一万人死亡。虽然霍乱是由细菌引起的,但水也会传播病毒,包括甲型肝炎和戊型肝炎病毒、轮状病毒、诺如病毒和脊髓灰质炎病毒。

气候变化加剧染病风险

气候变化也在加剧传染病风险。研究人员上个月在英国《自然》杂志上发表文章称,他们调查的375种传染病中,有58%“在某种程度上因气候灾害而恶化”。只有16%的疾病因为气候变化而减少。

虽然气候使人类与动物的距离越来越近,但温暖的气温正吸引昆虫和其他疾病携带者来到世界上一些曾经因过于寒冷而无法生存的地区。

惠特沃思说,亚洲虎蚊的“稳步北上”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它们将基孔肯雅热、寨卡和登革热等疾病带到新大陆。这种蚊的正式名称为白纹伊蚊,曾经主要在东南亚的热带森林中出现。但在过去的50年里,它已经蔓延到欧洲中东、非洲、北美和南美。这种蚊第一次出现在美国是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得克萨斯州哈里斯县的轮胎垃圾堆里。自那以后,它在这个国家的大部分地区都出现了。

虎蚊的迁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每年产生的10亿个二手轮胎的国际贸易。旧轮胎积聚的死水,形成蚊子理想的繁殖地。

消灭某种疾病并非易事

根除传染病并非易事。世界卫生组织于1959年开始努力消灭天花,并最终于1980年宣布胜利,这是唯一成功消灭人类传染病的行动。结束脊髓灰质炎的类似努力已经花费了30多年时间,耗资170亿美元。

基斯勒说,鉴于今年夏天一名未接种疫苗的罗克兰县男子被诊断出患有脊髓灰质炎,他最近曾前往波兰匈牙利,而且在两个大城市的排污系统中发现了这种病毒,消灭脊髓灰质炎的努力将“艰难得多”。“对于传染病来说,没有感染和有一点感染之间有很大的区别。”

只要新冠肺炎病毒继续存在,只要其他病毒威胁不断出现,世界卫生领导人就没有机会专注于脊髓灰质炎问题。

为抗击新冠病毒而采取的措施——封控、保持社交距离和戴口罩——可能导致了因流感等较常见病毒造成的死亡人数远远低于平均水平。然而,随着人们放松这些保护,病毒正在回归免疫水平较低的社区。

“我认为这很好地解释了我们看到的肝炎。”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传染病系主任迪恩·布隆伯格说。他指的是今年全球暴发的肝炎。“封控期间的传染非常少,随着疫情发展,有一种被压抑的易感性。”

布隆伯格对另一种病毒表示担忧,这种病毒至少从春天开始就在美国传播。该病毒可导致新生儿和婴幼儿发烧、出现一种脑炎样综合征和严重败血症。

然而,最让布隆伯格担心的是麻疹,他将其描述为“人类已知的最具传染性的病原体之一”。麻疹对幼儿来说可能是严重的,甚至是致命的。

布隆伯格说:“即使人口免疫力下降很小,也会导致广泛传播。我们增加了旅行,因为放松了旅行限制。大部分旅行将前往世界上麻疹传播率较高的地区。我认为更多的麻疹输入美国只是时间问题。”

乌拉圭,莫拉托里奥说,他怀疑下一个威胁可能来自马亚罗,这是一种由原产于南美洲热带森林的蚊子携带的类似登革热的疾病,“有可能成为新的寨卡病毒”。他说,希望人们今年夏天从这场大流行病和额外的病毒活动中吸取教训,“但我不确定决策者是否吸取了教训”。

抗击传染病应是当务之急

研究人员说,抗击传染病必须成为全球的当务之急,各国也要把另一个国家的疫情当作自己的问题。他们强调,在病毒传播到半个地球之前,富裕国家必须与贫穷国家共享疫苗剂量,以遏制病毒的传播。

霍特兹说,鉴于流行病有可能导致“经济崩溃”,各国必须像对待恐怖主义、核武器和网络攻击那样认真对待流行病的威胁。他说:“我们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始。将会有新的新冠病毒。”

在蒙蒂菲奥里·奈阿克医院,查卡说,他和妻子及他们的4个孩子都接种了预防冠状病毒的疫苗。他希望“我们将恢复到疫情前的常态”,但他补充说,“一些病毒暴发是不可避免的”。

几年前,他和他的同事们处理了一场麻疹疫情,这场疫情导致罗克兰县312人患病,其中大多数是未接种疫苗的儿童——在世界卫生组织宣布这种病毒的地方性传播从美国消失很久之后。

世界卫生组织在其2000年的宣言中提出了一个警告:“旅行者不断将麻疹带入别国,它有时会在没有接种疫苗的人群中传播并引发疫情。”

相关推荐
西媒:新病毒或引发下一次大流行

最早在西班牙阿斯图里亚斯地区一城镇发现的Lloviu病毒(LLOV)具备感染人类细胞和进行复制的潜在能力。

中巴专家举行线上论坛研讨传染病防控问题

由中国科学院和巴西卫生部生物医学研究机构克鲁兹基金会联合主办的中巴传染病线上论坛巴西当地时间14日举行开幕式,与会代表强调了双方开展传染病领域交流与研究的重要性。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