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丝路首页
一带一路国家级信息服务平台

以媒文章美从中东抽身折射外交“拐点”

来源:以色列《国土报》网 责任编辑:赵娜 2021-09-02 16:18:21

以色列《国土报》网8月31日发表前以色列驻纽约总领事、政治评论员阿隆·平卡斯题为《撤离阿富汗,聚焦中国:拜登推动美国外交政策进入21世纪》的文章称,较之美国从浪费且代价高昂的阿富汗溃败中解脱出来可能需要花费更多时间的是,让美国过去和现在的外交和国防精英承认他们的想法有错误的基础和灾难性的结果,并改变路线。 

中东处于次优先地位 

对美国来说,总统乔·拜登可能缩短了这个痛苦的过程,而且可以说令美国避免了再深陷阿富汗泥沼20年。从阿富汗撤军是战略和地缘政治意义上的明智之举。 

事情很简单——一场无法取胜的战争,在追求不存在的利益方面没有获得显著成果,当然需要终结。反复地为基于虚假和被操纵的叙述的20年的错误判断和糟糕的外交政策辩解,加上撤军本身的惨淡镜头,不会改变一个结论:美国做了正确的事情。 

对这一点的证明来自一个简单的事实,即坚持维持美国在阿富汗存在的站不住脚的谬论的人,正是对撤军感到惋惜和哀叹的人。他们正在捍卫自己的业绩记录,理想化他们曾制定的政策,美化他们的想法和试图坚持他们的错误。 

哈佛大学教授、外交政策现实主义者斯蒂芬·瓦尔特周一在《金融时报》撰文称:“不幸的是,过去30年美国的外交政策引发了人们对这个国家判断力和能力的严重怀疑。” 

十多年来,美国一直在逐渐脱离(更广泛的)中东地区并将其置于次优先地位。原因很多。但是,如果优先事项发生了变化,新的范式形成,为什么花了这么长时间?是否存在一个拐点?在过去的20年中,美国是否意识到权力关系和世界地缘政治的变化迫切需要外交政策的改变? 

“拐点”的定义特征对于同时代的人来说其通常是不可见的。与此同时,整个美国外交政策叙事都是由华盛顿外交政策生态系统撰写和传播的。 

因此,如果存在一个拐点,那就是中国的崛起,而非美国思维的有机改变。 

美式民主在阿注定失败 

这解释了这一缓慢的变化,但并不能免除美国在阿富汗犯下的错误。 

在自2001年以来的关于这一问题的讨论和辩论中,阿富汗经常被本能和随意地称为一个民族国家。事实上,它既不是一个民族,也并非一个国家。它从来不是,而且恐怕永远也不会是。 

阿富汗是一个松散的民族集合,阿富汗的地理、地区政治和历史将这些群体进一步划分成严格的部落、氏族和家庭单位。对中央权威的效忠或崇拜从未真正存在过。 

认为可以把这些群体“建”成一个“民族国家”并且引入民主——甚至是民主制度和原则的表象——的想法是荒谬且具有误导性的,注定会失败。 

来自华盛顿和外国盟友对美国“失去信誉”的歇斯底里的批评不仅是短视的错误。 

这也代表了那些习惯并享受于美国以“自由世界的领导者”这一松散而脆弱的头衔之名在全世界大量耗费人力和财力的人的暴躁和尖刻的抱怨。 

他们已经习惯于美国承担着不成比例的高额全球安全费用和高关注投入,这些都是以犯罪性地忽视美国的基础设施、市中心贫困区、医疗保健系统、教育系统和要求更大的平等和社会福利的呼声为代价的。 

一些人已经隆重但过早地将阿富汗撤军称为“拜登学说”的一部分。这有点自命不凡,而且拜登本人是否会将其称为“学说”都值得怀疑。 

聚焦中国,制定一项精确而灵活的外交政策以应对北京正在提出的挑战。加强现有联盟并构建新的印太联盟。让俄罗斯对其网络战犯罪行为和政策负责。而且,最重要的,修复和重建美国——这不是一种“学说”。这是常识。撤离阿富汗是这种常识的一部分。 

相关新闻
厄媒文章澳英美联盟印证美“外交退缩”趋势

澳英美联盟是一个军事、技术和情报新联盟,该联盟显然是针对中国的。许多人对它建立的消息感到惊讶,然而,该联盟的建立其实是代表着美国被迫适应快速形成的新秩序的倾向。

俄媒文章美视印度为对付中国的棋子

美国没有永远的盟友——只有永远的利益。盟友不断变化,但美国的国家利益(即全球霸权)仍然至高无上。所有关系都是交易——盟友的价值完全在于它们带来的地缘政治利益。如今,美国将印度视作一个有三重主要用途的国家:防范中国的重要手段;美国武器的重要市场;美国消费品的重要市场、利润来源和外包中心。

西媒文章阿富汗乱局重创“美利坚治世”梦

撤军似乎是解决方案,但在处理上是一场灾难,这对阿富汗人民、西方的价值观和信誉以及国际关系来说都是一场灾难。

更多内容